書頁模板的修正

用了一些闲时间把书页模板进行了全面修正,包括功能和静态模式。最后左面的书脊我认为没有做好,应该是一个限定script循环就能搞定。我没去写。最后心里拍板就这么弄着吧,反正我这也是闲时间弄出来的。
弄这模板是去年9月初的时候就写了一点,然后出门了。回来修改的时候正好也是9月初,其中电脑经历了硬盘坏道崩溃的状态,换了硬盘。这中间的各种生活插曲就不用提了,总之好烦。
后来就一直改啊改,在平板和手机模式双重测试下,我总算觉得一般般吧。在台式机上的表现应该是最棒的。呵呵呵。
看,一转眼就秋天了。如果荒废了日子也是过去了。哎呀,日子过的好快啊。

二零一六年九月
海豚于锦州市

雨季

在幽寂的夜晚,饭后看到小雨仍然漫漫飘落。时光里那些有趣的、迷惘的旧街故事无声的继续着。
有时候掐着手指头算算去年到今年的种种,原来故事里的事只是故事里的事,不过时间已然变化。
无聊的时候看看书,原来一个有知的笔体是相当难模仿的。批量生产的文字占据着大部分舞台。
冰箱里有一瓶5年前我存下的葡萄果酒,今天拿出来喝了一口我竟然醉了。迷迷糊糊的做着固有的事好半天,原来大脑细胞还是被灌醉了,肢体有点不停使唤。
二零一六年六月于锦州
海豚

鬼怪乱谈的东方色彩

我记得去年在架构解析网站的时候,我对代码的class理解的并不规范,后来在html和css的引导下修改了许多判断循环code。虽然现在很多东西看起来还是不能很好的兼容,但我以后的code约略会与浏览器兼容一下。
《盗墓笔记》是我最近看的一本小说,当然我已经看完了。这是一部2011年的小说。至今已经过去5年。我数着手指头算了算,正好我离开原来的公司后这部小说才开始大量发行。
在过去的3年里或许是我职业生涯的变化导致对一些传统意义上的小说或者故事很少去看。《盗墓笔记》是一部融合了生活点滴的新时代小说,小说的背景是穿越的,但小说却一直在写实。盗墓在古代与近代均有多个行业曾涉及,而当今社会对盗墓这个触类旁通的行业并不放在台面上。类似黑社会的机构,或许你会发现你偶然伤及一个并不重要的人,但却不知这是一个埋藏在社会另一面的组织的一个重要触点,一旦伤及,祸损一家。
盗墓也是如此,在这个鲜活的行业里,有各种各样的帮派,帮派在中国古代和近代有很多解释。诚然一定会带有非政府组织的含义。
再谈《鲁班的诅咒》,从中国传统小说上说此部小说的文笔比《盗墓笔记》好上很多个档次,但是在叙事上依旧有些突厥,依旧没有《盗墓笔记》来的自然流畅。《鲁班的诅咒》我仅看了一些段子,并不完全。不过对鲁一弃的种种遭遇,我表示极度不凡。我忽然想《鬼吹灯》或许也要拜读一下。毕竟东方类别的小说故事在最近一些年很少。
晚上去买了一些吃的,走走看看对一些美丽的景色依旧很易被吸引。昨天我翻看日历,发觉2016这么近,已经开始走了。想来今年依旧会有忙碌的时候。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于深圳,蛇口。

找公交

我人生中最长久的一次找公交,在打了好几个查询电話再问别人无果后。我只能又上网去自己摸索,最后发现一个捷径。
最近一直没写,生活总是苦累的。我一直想自己的生活能不能尽如人意,可答案不会如人所愿。明天还要去办些事情,完事后才能继续新的职业生涯。人生何处不相逢呢,走出港口就看到四个英文字母挂在那楼上,可谓是地标级的建筑。我也有幸参与这个组织三年的工作,不过按照流程来说,我是隶属于一边的分支。写到这儿吧,今天走了一身汗,明天也许也会流汗。热带气候果然酷热酷热的。呵呵。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夜。
深圳,蛇口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