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

我的第一份工作(十三)

2010年有很多国际网络产品被多国封锁,没人会说这种行为触及了国家底线还是违反了国际条约。我记得谷歌的产品就在封禁之内。由于2007-2008的次贷危机影响,但凡涉及国际海洋工程业务的公司都受到了不同的波及。落脚于东亚的母公司都或多或少的有了破产或者金融负债。以当时的我来看海洋工程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期。当时烟台中集来福士还有很多订单,有订单就意味着有项目可以做。我也不用太愁,毕竟我是个基层员工。我不用掏心挠肺的琢磨几万人的生计问题。
污水井(Bilge Well)是半潜式平台中重要的污水、污油的收集地点。多数污水都会从各个方向流进污水井,再经过污水泵抽出或者定时定期排放到固定海域。SOLAS公约对污水的排放距离做了初步的规定,各个国家对污水还有不同的要求,多数国家还是会按照国际公约规定行事。
Scarabeo 9的主甲板、上甲板、下甲板、立柱、浮筒有很多污水井,污水井的尺寸一般采用600mm、700mm、800mm居多,容积通常大于0.2立方米。有很多半潜平台可能还有其他尺寸的污水井。说起Scarabeo 9是真大,它上面的污水井是真多,我当时为了这件事跑现场得有几十次。
浮筒和立柱的污水井我很容易做完了污水井布置图、液位计布置图、格栅开孔及大小,而甲板上的污水井似乎有很多未知的漏洞,包括前布置图没标注的污水井、液位计的数量不对的问题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由于污水井已经施工,我只能拿着结构污水井图,再带上原图纸去现场对每个污水井进行核对。我记得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抱着一堆纸去现场对每个污水井测量尺寸、查看每个液位计以及污水井的位置。Scarabeo 9彼时已经完工近80%,很多污水井甚至已经被使用了,一些污水井里面的积水很多。我当时就在想污水的味儿比主机用的重油差不多难闻,不过我还得顶着味儿去测量尺寸。
Scarabeo 9的污水井格栅用了玻璃钢格栅,其重量比普通钢格栅更加轻便。污水井的液位计也是大众品牌,我还特意拿来一部液位计研究了很久。甲板部分污水井全部图纸出图用了近一个月,我记得有上百个污水井。当时我们Scarabeo 9组有个专门去项目组开会的组长,还有机械布置小组的leader。他们很质疑为什么污水井的图纸要用一个月。最后出图的时候他们都不吱声了,那是我历史上出图相当多的一套图纸。从原始污水井布置、液位计布置到钢格栅的加工都有。我记得那几个月是我用纸最多的时候,每天都要去现场丈量。我约略记得有的领导对办公室浪费纸张很是恼火,我没有做过任何的评价或者诋毁。因为于我来讲我如果不做工作也不用去拿纸来用,我既然用了就是我的工作需要用。除非我的纸没用直接扔进垃圾桶,那算我浪费的。
污水井的布置、液位计的布置以及污水井格栅的布置和开孔是需要精确到毫米的工作,假如图纸有偏差会导致现场的工作产生大位置偏移。所以对于类似图纸要尽量精确为佳。
污水井的设计要根据具体位置精打细算:
1、系统中有放泄的位置都要布置污水井,其数量根据主机、辅机、泵等等设备以及油舱、水舱的放泄流量计算。
2、有油污的污水井要有泵抽到固定的污油区域,其泵的布置通常会采用就近原则,不会太远。
3、污水井的尺寸通常大于0.2立方米(类似的尺寸是船舶和海洋工程中多数人认可的),有的货舱区域或者奇怪要求的区域还会有不同的尺寸。
4、液位计的报警点要求精确定位到高位、高高位的必须按照系统要求定位。
5、通常污水井也不能与外板有任何干涉。
6、格栅要留有足够的余量以保证液位计及其他管路能顺利接入。
7、要有足够的余量保证液位计能顺利接线。
污水井的设计于布置组来讲需要注意以上设计元素。我相信很多原理设计的同事对设备和舱室所产生的废液排放问题比我更加专精。Scarabeo 9的污水井在新加坡改装时应该是没有改动,至少我看到的官方邮件或者到我邮箱的邮件没有关于污水井的问题。
写到这儿吧,后面还会继续。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于锦州

去年的一次培训(2019)

如果不是因为某个点的两次记忆重叠我是不会去写的,正因为有记忆重叠让我想起了去年这次培训,至于哪两次记忆重叠我就不想写了。写出来有点尴尬。写下来是因为我怕脑子里过数据太多以后忘掉。
去年因为职业的关系在锦州电力高级技工学校培训,我当时还以为野营拉练呢,我就差点背着旅行箱了!因为职业在社会里的敏感问题,我只能谨小慎微的写一些有趣的片段。
初次报道会场在吃饭食堂(A座)的旁边,我去的时候里面没有太多人。主持会场的人是我们部门里一些老职员。虽然我已经三十多,但我也属于才报道的小朋友,对职业内的业务完全陌生。开会前多数人都在互相聊天,我除了趴在那里玩手机游戏无聊外也没啥可干的事情。主持会场的领导第一项任务让我们量体,专门裁缝给我们量尺寸。我以前工作的工作服全是按照号码直接发,头一次按照身体胖瘦做衣服,我觉得挺有趣。
接着领导做了第一轮动员,无非就是入职前的常识解说,说得很棒。经过一轮动员讲话后,已经接近中午,去食堂吃饭。食堂的伙食跟中集食堂的伙食有得一拼,我差点就以为回到当初上班的时候了。下午我们搬到了宿舍(D座),电力学校的宿舍挺不错的,我想这一定是给成人培训预备的宿舍。
培训的重点是军训,我当时心里就笑得前仰后合的。我心说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军训,老胳膊老腿还不给我扯坏了啊。我依稀记得大学时候军训的教官是特种兵,我因为各种不听话5公里可是没少跑。尽管我总是不听话,但是那样的军训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没有一天旷工。这一次军训的烈度没有在海里台风中站不住被甩来甩去难受,但也挺耗意志。
第二天开始,教官开始对我们进行军姿、稍息、跨列、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齐步走、左转弯、右转弯、向后转弯、跑步走等等的队列训练,持续了五天。当时也是秋天,虽然是橡胶操场,可太阳依旧毒辣,在那样的环境呆了五天。不是特别好受。这样的训练我有过很多次,所以心酸什么的我就简略过去吧。
教官是很尽责的,每一个动作都教得很到位,至于大家能不能接受以我的观点来看,我认为多数人会认为体能训练是一种累赘。目前的世界有太多的电子产品和奢侈品,多数人会以此来衡量一个人。鲜有人能以体能去衡量一个人。军队、武警可能是最有权威持有该话语权的。
五天的训练我是挺累,不过我看到篮球场还是喜欢凑过去打一会儿。当时想来至少有2年多没摸球了,回想上一次摸球好像是在深圳蛇口时间广场那边的公共球场外,人家路过球场拍球,没拿稳当掉到我脚边我给扔回去的。这些年心心念念的总想去打打球,可就是没时间。这一次的培训应了我的念想,每天夕阳落下的时候我都能去玩一会儿。
队列训练是寂寞到家的枯燥训练。我当时无聊的时候就在想,以后我是不是还有有类似的队列训练呢?我现在也不会去想了,因为有时候还会有奇怪的训练。
继续说一个我想说的有趣的培训,这次培训还有医务急救培训。急救培训很多职业都有附加,我没想到我这个职业也会附加急救培训。当然很多老师说的急救小科目我以前都学过的。因为不常用,很多确实忘记了。我当时的感触是人真的不能在襁褓里活着,时间久了遇见危险连保命的常识都会忘记。尤其是职业特点特别强的工作,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呀!急救这门常识需要人对人体、化学、物理等学科有个触类旁通的概念,这些元素都会在瞬间产生变化而不是花开花落又一春的漫长呀!
培训从9月18日到9月27日,十天时间过得挺快的,队伍里大家有了一个互相的认识。我其实没想到相互有个大概的认识,因为过去的7、8年时间我都是在颠沛流离中走过了大江南北,从来没意识过再会与一群人有超过一年的工作时间。就在前天我起床后看推的时候想到我竟然干这份工作一年了。说起来人生的际遇还真奇怪。
偶尔的时间,我都会想一想领导们做工作是个什么态度。从去年培训开始到现在,我认为领导对于部门同志们的工作和生活还是很有心的,而且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帮忙。
关于有趣的这一次培训我就写这么多吧。至于这一次培训后期的好处是我今年夏天到秋天没事去跑步的时候发现我依旧可以如以前差不多的速度跑上一公里(还不会疲倦)。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于锦州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Happy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