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lpha 下的文章

2020我们赖以生存的口罩

本来不想写这篇水文,可我忽然觉得2020要对城市以外的这场世界性疾病致敬,所以还是留下一些文字吧!
今年2月单位有消防演习,所以我按照单位的要求去参与演习。演习的时间外我看到了武汉疾病爆发的前因后果,并且有很多渠道已经把事情公开。
人在江湖飘,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多年的习惯让我感觉这疾病很不寻常,它能让媒体在短时间内突然传播到我所在的小城市里。我心里有太多的不安。我循序渐进的把大多数相关的文字都发在各个圈子里,我不希望很多人会因为这种致命疾病倒在工作岗位或者归家的路上。不值得。
COVID-2019(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它让2020定义为注定不平凡的一年。世界卫生组织即便尽力调动资源,但是在这一年中去世的人仍旧太多太多。我曾见某个群里聊天说2020年美国某个城市的殡葬行业今年的销售成绩增长了几个百分点。正常人的思维可不喜欢见到死人太多,这并不是个好消息。不得不说中国的防疫效果比世界上其他地区更好。
城市里所有的人都认为疾病的情况很惨,以至于行政部门严令全员休假。小区内外都是站岗的街道办事人员,我有时间就会出门买菜,戴口罩成了家常便饭。隔一阵子小区的办事人员还会电话问候,我当时就觉得这肺炎应该是极其致命。我偶尔翻阅一些武汉发病人群的日志,发现他们发病真的特别快,也难以有治愈的办法。后来听人说武汉抗疫的结果与中医有很大渊源,我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总归是很多人都在说,我就当信以为真了。
虽然行政命令要求很多部门不能工作,但我记得4月底本地法院就恢复了工作。只是出庭总要戴着口罩,戴口罩成了家常便饭。后来工作单位也开工了,只是要求戴口罩。现在我想想就好笑,今年的工作几乎是戴着口罩过来的。
工作了十几年,第一次遇见这么奇怪的现象,口罩成了2020年必备的物资和习惯性名词。看别人在推上说跑通勤的工作今年特别难,比如从南京去上海,两地都要隔离20天才能工作一个多礼拜。他们悲伤的情怀我也挺怜悯的,毕竟有工作才有饭吃,没工作就等于歇菜了。虽然如此,大家依旧生龙活虎的炫耀着每天的喜、怒、哀、乐。
我也会联系之前在国外的朋友问问情况,他们也是瑟瑟发抖的在家里或者在安全的地点赚钱讨生活,都挺难的,比如韩国我那个朋友因为疫情连续换了两个工作。让人不禁觉得生活艰辛……
提及肺炎我幼年得过一次,很难受。那段日子是灰暗的。发烧到快不省人事的程度。今年在城市里过的还算安全,但凡有发现病例的地点我都绕着走。也有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啊。比如说在公共场所忽然有人咳嗽会引起轩然大波,去药店买感冒药还得做核酸检测,不戴口罩见面唠嗑的都有过命的情谊等等。人生百态,一场流行病也能让人认识到很多、很多。
有一件好事刚刚在新闻中提及,COVID-2019的疫苗已经在着手上市了。相信2021年新冠病毒会成为人类历史中的一个事件而不会陪伴人类继续前行。
至此我也向2020致敬,这一年良知有感获益匪浅。2021我也将继续为了美好的日子努力吧!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于锦州

2019-2020出庭心得

由于国家在前几年实行法院陪审制度,锦州市有幸在2018年开展了法院陪审团队的选拔。我在2018年底获得了锦州市一个区法院及一个市本级法院的陪审资格。2019年年初取得了工作证并且宣誓就职,在过往的两年中与其他陪审员一同共事的过程中难免有触动心神的事情。我随意发在了易信上,现在我搬个砖,粘在这里留存。文字是我在工作间隙里想到的,但过程均是亲身经历。
1.对于一些代理我是比较敬佩的,他们可以在法律的框架内为自己的委托人实现最大利益化。比如说在庭审中征得委托人的同意在一般代理权限外为己方申诉。不是说每个律师都如此,只是这是一个体现良心的业务。
2.有一次审理过程中有两位广东来的律师,专业程度差点让我怀疑人生。每一次证据、调查记录、校对都有根有据。人家还会有板有眼的提出各种通用的国际理论,让在场的其他律师和审判长都为之动容。我当时确实被浑厚的职业气质震惊到了。
3.有次开庭时,有个大叔念起诉书。我是说真真正正的短篇小说般的厚度。涵盖审判长在内的合议庭成员都觉得特别尴尬。提醒了几次,大叔依旧高声朗读起诉书,最后审判长言辞恳切的要求大叔言简意赅。大叔才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念完了。
PS:后来我听人说大叔做艺术的,我心里就想学艺术的人真不一样。凡事都能艺术化,但是那法律条文讲究个什么呢?言简意赅、要点精确。
4.证据作为呈堂证供自古以来均是特别重要的证明。通常要证明某件事的真实性,一般会收集几份甚至几十份证据。证据于司法机构是非常重要的证明手段,它是决定原告与被告间审判依据的最重要线索。以往就有被告或者原告,审判过程中不带证据,在我的观念里是很巨大的错误。谁家的时间都很珍贵,一份最至关重要的证据就有可能耽误很多事,最重要的事是耽误了别人的时间,浪费了生命。
5.以往做技术文件或者论文总要在最后写出参考资料,参考资料于情于理都是最合格的追根溯源的客观依据。客观依据在原告与被告之间也很重要,有的人会在赔偿依据中指出根据哪年哪个国家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倘若有人在依据中指出赔偿依据是根据某个公司的绩效营销标准,而且计算公式复杂难以理解并且还是主观意识判断的结果。通常讲除非有大量时间研究,否则类似主观赋予的公式是无法作为依据的。
6.同为卖保险的儿子继承了父亲的业务为罗振宇服务。这是罗振宇时间的朋友某一年的一个段子。目的是说经过与保险售卖员一家常年的业务关系他们两家已经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同样很多律师也会有常年合作的原告与被告。有一次我见到一位与原告有同学关系的律师,而庭上却没有得到原告关于案件的完全背调,这让律师在庭上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保险员与律师差不多都是为别人服务的,如果得不到完全的信任这份工作挺难的。
7.工程设计有时候会因为设备庞大而做一套专门的安装及调试工艺,通常会被称为工艺流程。不按照工艺流程做事会导致施工或者调试事故。在原告、被告、合议庭之间也有一套固定的调查、取证等等庭审流程。很多原告、与被告通常急不可耐的要把自己想说的或者想要证明的事情发表出来,有时候还会控制不住与对方吵吵起来。倘若法庭能如菜市般随意吆喝讲价,那法庭就不是公正神圣的。如果双方愿意超越合议庭与对方直接说话,调解是不是更适合呢?
8.感情是人类永远不能摸索到极限值的话题。每个人的喜怒哀乐都会体现在感情上。偶尔看到原告、被告开心也好,痛哭流涕也好,我总是觉得当初做事倘若有一点点良心也不至于对峙公堂啊!

2020年要过去了,剩余的案件也没有多少了。我不知道未来一年团队还会遇见什么惊险的在线问题,但是我相信陪审制度是比较民主的制度,它的出现能让呆板的法律有更亲民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于锦州

去年的一次培训(2019)

如果不是因为某个点的两次记忆重叠我是不会去写的,正因为有记忆重叠让我想起了去年这次培训,至于哪两次记忆重叠我就不想写了。写出来有点尴尬。写下来是因为我怕脑子里过数据太多以后忘掉。
去年因为职业的关系在锦州电力高级技工学校培训,我当时还以为野营拉练呢,我就差点背着旅行箱了!因为职业在社会里的敏感问题,我只能谨小慎微的写一些有趣的片段。
初次报道会场在吃饭食堂(A座)的旁边,我去的时候里面没有太多人。主持会场的人是我们部门里一些老职员。虽然我已经三十多,但我也属于才报道的小朋友,对职业内的业务完全陌生。开会前多数人都在互相聊天,我除了趴在那里玩手机游戏无聊外也没啥可干的事情。主持会场的领导第一项任务让我们量体,专门裁缝给我们量尺寸。我以前工作的工作服全是按照号码直接发,头一次按照身体胖瘦做衣服,我觉得挺有趣。
接着领导做了第一轮动员,无非就是入职前的常识解说,说得很棒。经过一轮动员讲话后,已经接近中午,去食堂吃饭。食堂的伙食跟中集食堂的伙食有得一拼,我差点就以为回到当初上班的时候了。下午我们搬到了宿舍(D座),电力学校的宿舍挺不错的,我想这一定是给成人培训预备的宿舍。
培训的重点是军训,我当时心里就笑得前仰后合的。我心说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军训,老胳膊老腿还不给我扯坏了啊。我依稀记得大学时候军训的教官是特种兵,我因为各种不听话5公里可是没少跑。尽管我总是不听话,但是那样的军训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没有一天旷工。这一次军训的烈度没有在海里台风中站不住被甩来甩去难受,但也挺耗意志。
第二天开始,教官开始对我们进行军姿、稍息、跨列、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齐步走、左转弯、右转弯、向后转弯、跑步走等等的队列训练,持续了五天。当时也是秋天,虽然是橡胶操场,可太阳依旧毒辣,在那样的环境呆了五天。不是特别好受。这样的训练我有过很多次,所以心酸什么的我就简略过去吧。
教官是很尽责的,每一个动作都教得很到位,至于大家能不能接受以我的观点来看,我认为多数人会认为体能训练是一种累赘。目前的世界有太多的电子产品和奢侈品,多数人会以此来衡量一个人。鲜有人能以体能去衡量一个人。军队、武警可能是最有权威持有该话语权的。
五天的训练我是挺累,不过我看到篮球场还是喜欢凑过去打一会儿。当时想来至少有2年多没摸球了,回想上一次摸球好像是在深圳蛇口时间广场那边的公共球场外,人家路过球场拍球,没拿稳当掉到我脚边我给扔回去的。这些年心心念念的总想去打打球,可就是没时间。这一次的培训应了我的念想,每天夕阳落下的时候我都能去玩一会儿。
队列训练是寂寞到家的枯燥训练。我当时无聊的时候就在想,以后我是不是还有有类似的队列训练呢?我现在也不会去想了,因为有时候还会有奇怪的训练。
继续说一个我想说的有趣的培训,这次培训还有医务急救培训。急救培训很多职业都有附加,我没想到我这个职业也会附加急救培训。当然很多老师说的急救小科目我以前都学过的。因为不常用,很多确实忘记了。我当时的感触是人真的不能在襁褓里活着,时间久了遇见危险连保命的常识都会忘记。尤其是职业特点特别强的工作,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呀!急救这门常识需要人对人体、化学、物理等学科有个触类旁通的概念,这些元素都会在瞬间产生变化而不是花开花落又一春的漫长呀!
培训从9月18日到9月27日,十天时间过得挺快的,队伍里大家有了一个互相的认识。我其实没想到相互有个大概的认识,因为过去的7、8年时间我都是在颠沛流离中走过了大江南北,从来没意识过再会与一群人有超过一年的工作时间。就在前天我起床后看推的时候想到我竟然干这份工作一年了。说起来人生的际遇还真奇怪。
偶尔的时间,我都会想一想领导们做工作是个什么态度。从去年培训开始到现在,我认为领导对于部门同志们的工作和生活还是很有心的,而且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帮忙。
关于有趣的这一次培训我就写这么多吧。至于这一次培训后期的好处是我今年夏天到秋天没事去跑步的时候发现我依旧可以如以前差不多的速度跑上一公里(还不会疲倦)。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于锦州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021♡✰
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