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lpha 下的文章

2021出庭心得

2021年的庭审从年初开始就很多,今年本市除了境外疫情出现以外竟然没有本土疫情出现,所以今年法院的工作特别多。
刑事案件多数涉及到监狱和看守所里在押的人员,而刑事案件里的被告看起来多数都是短时间做了错事,能长期做错了事的人,我想是很少的。年初06号是被被告撞伤不治身亡的,这涉及到驾车的盲点。对于盲点今年我是挺有感触的,B证的货车盲点比C证的小型车盲点多了很多,因此很多车会有倒车影像及后视镜多加的反射镜。汽车安装的所有传感器和反射镜都是为了减少驾驶员的视野盲区。现在很多厂商都在生产电力驱动的汽车,我相信未来的汽车不论能源还是传感器均应是整车部署的,而不是单一部署在前面和后面起到简单的提示作用。
4月中旬也有铁路法院的行政案件涉及到司机装货过程中从高处坠落致死,该案件控诉了黑山县人力资源单位和本市的人力资源单位。我看到案件实际过程的时候就有在想,所有的工业工厂都会有自身的安全规范,所有的规范都是经过一线工人一而再而三的实际工作得到的经验。在我以往的企业及准入资格证书的教辅书中,对于工厂的安全操作几乎都有提及,可见安全施工是所有工业工厂工作中的重点。
6月时,有一个日月化工厂的案件,时间竟然追溯到了十年前,提交了新的证据,而究其原因被告竟然说是因为案外的一些事情。就像我一个以前的同学说的话,不能和好朋友、同学什么的合作做买卖,有时候会因为买卖反目成仇。
8月份,行18号的被告竟然是凌河区拆迁单位,要求赔偿单位是凌河区人民政府。拆迁部门是按照规章做的,但是原告也有理由。双方是同意庭外和解的。我想拆迁这种事随着城市的发展以及房价的进一步更迭,拆迁的意义越来越小,因为世界的人口结构都在逐步变。
9月时有一个锦州晶体材料厂的案件,双方就六间厂房,一间办公楼,一间酸洗车间的租赁问题进行了申辩。辩论的比较玄,审判长后来合议时说这要价有点超出规范了,太高了。自然我这水平没有审判长高,专业的赔偿规范我都没有看,后来终审的文件我是看到了,精确了很多。
10月刑98号庭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我记得这案存档了一年多,竟然又最后判了。证据提取了36个人的笔录,旁听有很多人。最后判的时候,很多人大爷、大妈估计是被骗的太惨了,他们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一直在问。其实被判刑的人是被告,旁听只是去听依法审判,至于执行欠款,我觉得这不属于庭审内容。我也被骗过,以前就被非官方彩票网站骗过,自然我就玩了一点,不再玩了。如果骗子骗了钱,还能存着不用,我相信那就不是骗子了。当然,从去年到今年三次庭审中三个被告的态度是相当好的。
11月有个大叔因为劳动争议控诉本地一家物业公司,大叔劳动后没得到应得的报酬。大叔说当初离职的时候没有给相应的待遇,大叔不同意离职,而最终大叔没去离职公司还给离职了。该案从2019年持续到2021年,这么长的时间双方所有经历的细节在法庭上一一呈现。后来出庭后我还和另外一个陪审说这公司和大叔都不太规范,一个想底薪招人,一个对待遇不满。为啥当初还要互相迁就呢?再后来我想想,这样的事情其实挺多的。
11月下旬2319号,竟然是我经常经过的小区的民生工程案件,双方对水泥的问题进行了深度讨论,最后终于确认是监理的报表确定了问题。责任在哪一方,这类事情绝对是流程问题和技术问题。既然监理确认的问题,那么责任方是很容易确认的。我以前工作的船厂虽然很少用水泥,但是也有用水泥。完工的工程肯定要质检来确认,如果质检的报表否定了什么就一定是那一方面的原因。
12月初行36号竟然是一家洗浴中心出现的问题,被告是凌河区公安局,局长没来,出庭的人是一位派出所副所长。原告说行政处罚不够,洗浴中心有伤人情形,也就是说有比民事更深层次的问题。被告也说人家治安处罚是按照最高处罚来处理的。审判长也说类似的案件如果再高只能走刑事案。所以上诉的时候一定要有确定的主体和上诉原因,证据确凿会得到法律的正确对待。
12月民245号又是劳动合同纠纷,上诉的原告又是一位大叔,他控诉了锦州银行。时间竟然长达15年之久,我就纳闷这十五年都没调解的劳动纠纷是有多难。劳动者对于劳动付出及雇主对于劳动者的劳动所得应该是等价的,在公众的舆论里价值平等是众所周知的吧!
12月中旬还有一份执异案件,1945号。原告持有着所有的资产证据,被告和第三人的证据似乎太少了。原告很认真的说他们有更改资产持有者的权利。210万的抵押资产,换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是小数目。至少在这个城市里,应该可以财务自由了。
行87号,该案被告是锦州市自然资源局,局长没来,松山分局来了一位工作人员。原告就被告对他们诉求不立案进行了深度的控诉,说他们的提案拖延了4个月。另外一位陪审是司法局的,他对自然资源局同事的做法觉得过分,而结案是驳回了原告诉求。我就想人们申诉前一定要有相应的咨询再去立案,如果立错了是耽误了时间呀!当然法院是不会有什么过多的要求,法院及法律就是主持公平、公正的。对事不对人。
今年的庭审挺多的,明年有多少我也不知道。做陪审员这件事,懂得了很多法院的程序和法律条文,未来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毕竟我科班不是做法律的。做陪审的工作已经过去三年了,时间过得很快啊!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于锦州市

确实年底了

结篇的这一页应该算一部分工作上的手账吧?可不是手写的。2021年过的很匆忙,这一年年初的时候我有想过去多赚一点钱做些别的事,后来想起来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加上疫情反反复复的,结果还是留在了家里。
今年的工作依旧此起彼伏的,一直是上班、下班、上班、下班。一直到12月才算开始休息,至此还没有停,竟然还加了一次内部考试。今年似乎就没有停止过考试,从年初到年底我都在考试,平均一个月两个月一次。当然,其他的考试与内部考试并不是一个系数的事情。
说工作内容涉密,所以我得说点工作训练和衣食住行的事情。年初的时候新来了一批同事,但是因为疫情耽误了很久才入职。他们来的时候工作服也不太全,肩章啥的都没有。我记得好几个同事没事的时候唠过一些这方面的事情,据说都要听领导安排。这么一说之后上面领导还真真的统计了所有同事的衣服尺码,其实尺码我都不记得了,还好在衣服上能看到。报了上去。当初入职的时候还是有专门的裁缝阿姨给量的呢!
训练是下半年才开始的,上半年没有训练,下半年的训练可能是领导给加的功课。夏天的时候我还是有跑步,只是次数很少,都在忙考试。说起跑步的频率速度与以前一样,体能约略是没有降低,不过现在要去抡大锤可能会比不上以前的力度了,单薄了很多,应该是我锻炼的少吧!
内部训练竟然还是军训一个套路的事情,站立、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至于齐步走次数少了很多,跑步我训练的时候没经历过,估计其他同事有经历过。
领导们还专门去我们寝室看内务,说我们被子叠的不好。其实宿舍的被子与我当年军训用的被子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我那个豆腐块还是上学时候学的规则,那时候发的被子也比宿舍用的材料不同。要想把宿舍里的被子叠好,不耽误多点时间是不行的。
在我所有工作里我有一份满世界跑的工作,那份工作培训时曾经有一本实务书籍。开篇的文章曾说人生在世有三样苦,撑船、打铁、磨豆腐,所以尝过其中一种或者两种的人会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叫做苦尽甘来的事。叠被子磨炼的并不仅仅是叠被子的感受,而且抛却那些电子产品的刺激以外能得到的最真实的生活写照。
我曾经做建模时用CATIA来做,当时计划部经理大哥就给我们出了一道比较规范的题目,当然他给我们说的时候前面讲了很多好玩的故事,最后才送了这样一道题目。用CATIA基础模块做天圆地方。画这个图要先做曲面,曲面做好了必须引线才能做,如果需求是实体还要用实体来拓展。天圆地方可是哲学思想呀!阴阳学说的一种体现,如果硬套上官话是外儒内法。叠被子也是一种规则或者说规矩的体现,但是如果真真来说叠豆腐块被子只是中国军队、武警部队的旧时传下来的传统。这个传统像美军墨守成规的厕所干净,苏军人人皮鞋锃亮等等是一个道理。
今年快入秋的时候我还见到了园子里的紫蝴蝶幸运草,我也不知道哪个园艺师傅做的,只有那一块地圈起来种了草。我看到的时候是真的特别眼熟,特别惊讶!
再说说伙食吧!我吃过饭的地方很多,即便是咸菜和大米饭的饭菜也吃过很多顿。我对食材简单并没有什么疑虑,但是对做饭的卫生情况是我经常忌惮的事情。以前就有同学和朋友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就想这话能吃一辈子与猪有什么区别。倘若医院的同志吃饭和做手术都不洗手,细菌可是会漫天跑了。以前满世界跑见过很多不讲卫生状况,而外国码头临检,检查最严的地方还是食堂,他们会仔细检查食堂的卫生并且做消毒。今年在我饭菜里我吃到了钢丝擦的钢丝好几次。如果一次、两次我不在意,但是很多次我就会在意了。我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我也没针对谁,我就是觉得我是吃饭,不要吃钢丝擦和小石头。现在世界上自动化设备那么多,我就没想明白为啥用钢丝擦。估计是成本太高吧?!
我写到这儿的时候,有些人看到会说我怎么怎么样,我没办法辨别,嘴没长我身上。我只写了我的感受,我没写怎么制约别人,就事论事。我只是那份合同里普通一员,我也不是啥领导,合同还是外派劳务合同,我的义务没那么规整……而且我是年底写的,我当时没说就是我忍下来了,或者说有的事根本就与我无关,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忽略过去我尽量不去叨扰……
还有一个星期元旦,今年还换了新的合同,当然我没有拿到我那一份,只是签字的时候看了看,按照正常律法我是应该拿到一份的。既然都是一个规矩我也不便去说什么,我拿不拿无所谓,至少以后离职的时候我每一次合同都要有一份的,如果没有就挺奇怪的。因为以前我离职的时候都会拿到我所有的合同。我又想多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会什么时候离职……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于锦州市

2020我们赖以生存的口罩

本来不想写这篇水文,可我忽然觉得2020要对城市以外的这场世界性疾病致敬,所以还是留下一些文字吧!
今年2月单位有消防演习,所以我按照单位的要求去参与演习。演习的时间外我看到了武汉疾病爆发的前因后果,并且有很多渠道已经把事情公开。
人在江湖飘,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多年的习惯让我感觉这疾病很不寻常,它能让媒体在短时间内突然传播到我所在的小城市里。我心里有太多的不安。我循序渐进的把大多数相关的文字都发在各个圈子里,我不希望很多人会因为这种致命疾病倒在工作岗位或者归家的路上。不值得。
COVID-2019(Corona Virus Disease 2019),它让2020定义为注定不平凡的一年。世界卫生组织即便尽力调动资源,但是在这一年中去世的人仍旧太多太多。我曾见某个群里聊天说2020年美国某个城市的殡葬行业今年的销售成绩增长了几个百分点。正常人的思维可不喜欢见到死人太多,这并不是个好消息。不得不说中国的防疫效果比世界上其他地区更好。
城市里所有的人都认为疾病的情况很惨,以至于行政部门严令全员休假。小区内外都是站岗的街道办事人员,我有时间就会出门买菜,戴口罩成了家常便饭。隔一阵子小区的办事人员还会电话问候,我当时就觉得这肺炎应该是极其致命。我偶尔翻阅一些武汉发病人群的日志,发现他们发病真的特别快,也难以有治愈的办法。后来听人说武汉抗疫的结果与中医有很大渊源,我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总归是很多人都在说,我就当信以为真了。
虽然行政命令要求很多部门不能工作,但我记得4月底本地法院就恢复了工作。只是出庭总要戴着口罩,戴口罩成了家常便饭。后来工作单位也开工了,只是要求戴口罩。现在我想想就好笑,今年的工作几乎是戴着口罩过来的。
工作了十几年,第一次遇见这么奇怪的现象,口罩成了2020年必备的物资和习惯性名词。看别人在推上说跑通勤的工作今年特别难,比如从南京去上海,两地都要隔离20天才能工作一个多礼拜。他们悲伤的情怀我也挺怜悯的,毕竟有工作才有饭吃,没工作就等于歇菜了。虽然如此,大家依旧生龙活虎的炫耀着每天的喜、怒、哀、乐。
我也会联系之前在国外的朋友问问情况,他们也是瑟瑟发抖的在家里或者在安全的地点赚钱讨生活,都挺难的,比如韩国我那个朋友因为疫情连续换了两个工作。让人不禁觉得生活艰辛……
提及肺炎我幼年得过一次,很难受。那段日子是灰暗的。发烧到快不省人事的程度。今年在城市里过的还算安全,但凡有发现病例的地点我都绕着走。也有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啊。比如说在公共场所忽然有人咳嗽会引起轩然大波,去药店买感冒药还得做核酸检测,不戴口罩见面唠嗑的都有过命的情谊等等。人生百态,一场流行病也能让人认识到很多、很多。
有一件好事刚刚在新闻中提及,COVID-2019的疫苗已经在着手上市了。相信2021年新冠病毒会成为人类历史中的一个事件而不会陪伴人类继续前行。
至此我也向2020致敬,这一年良知有感获益匪浅。2021我也将继续为了美好的日子努力吧!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于锦州

2019-2020出庭心得

由于国家在前几年实行法院陪审制度,锦州市有幸在2018年开展了法院陪审团队的选拔。我在2018年底获得了锦州市一个区法院及一个市本级法院的陪审资格。2019年年初取得了工作证并且宣誓就职,在过往的两年中与其他陪审员一同共事的过程中难免有触动心神的事情。我随意发在了易信上,现在我搬个砖,粘在这里留存。文字是我在工作间隙里想到的,但过程均是亲身经历。
1.对于一些代理我是比较敬佩的,他们可以在法律的框架内为自己的委托人实现最大利益化。比如说在庭审中征得委托人的同意在一般代理权限外为己方申诉。不是说每个律师都如此,只是这是一个体现良心的业务。
2.有一次审理过程中有两位广东来的律师,专业程度差点让我怀疑人生。每一次证据、调查记录、校对都有根有据。人家还会有板有眼的提出各种通用的国际理论,让在场的其他律师和审判长都为之动容。我当时确实被浑厚的职业气质震惊到了。
3.有次开庭时,有个大叔念起诉书。我是说真真正正的短篇小说般的厚度。涵盖审判长在内的合议庭成员都觉得特别尴尬。提醒了几次,大叔依旧高声朗读起诉书,最后审判长言辞恳切的要求大叔言简意赅。大叔才用了一个小时左右念完了。
PS:后来我听人说大叔做艺术的,我心里就想学艺术的人真不一样。凡事都能艺术化,但是那法律条文讲究个什么呢?言简意赅、要点精确。
4.证据作为呈堂证供自古以来均是特别重要的证明。通常要证明某件事的真实性,一般会收集几份甚至几十份证据。证据于司法机构是非常重要的证明手段,它是决定原告与被告间审判依据的最重要线索。以往就有被告或者原告,审判过程中不带证据,在我的观念里是很巨大的错误。谁家的时间都很珍贵,一份最至关重要的证据就有可能耽误很多事,最重要的事是耽误了别人的时间,浪费了生命。
5.以往做技术文件或者论文总要在最后写出参考资料,参考资料于情于理都是最合格的追根溯源的客观依据。客观依据在原告与被告之间也很重要,有的人会在赔偿依据中指出根据哪年哪个国家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倘若有人在依据中指出赔偿依据是根据某个公司的绩效营销标准,而且计算公式复杂难以理解并且还是主观意识判断的结果。通常讲除非有大量时间研究,否则类似主观赋予的公式是无法作为依据的。
6.同为卖保险的儿子继承了父亲的业务为罗振宇服务。这是罗振宇时间的朋友某一年的一个段子。目的是说经过与保险售卖员一家常年的业务关系他们两家已经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同样很多律师也会有常年合作的原告与被告。有一次我见到一位与原告有同学关系的律师,而庭上却没有得到原告关于案件的完全背调,这让律师在庭上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保险员与律师差不多都是为别人服务的,如果得不到完全的信任这份工作挺难的。
7.工程设计有时候会因为设备庞大而做一套专门的安装及调试工艺,通常会被称为工艺流程。不按照工艺流程做事会导致施工或者调试事故。在原告、被告、合议庭之间也有一套固定的调查、取证等等庭审流程。很多原告、与被告通常急不可耐的要把自己想说的或者想要证明的事情发表出来,有时候还会控制不住与对方吵吵起来。倘若法庭能如菜市般随意吆喝讲价,那法庭就不是公正神圣的。如果双方愿意超越合议庭与对方直接说话,调解是不是更适合呢?
8.感情是人类永远不能摸索到极限值的话题。每个人的喜怒哀乐都会体现在感情上。偶尔看到原告、被告开心也好,痛哭流涕也好,我总是觉得当初做事倘若有一点点良心也不至于对峙公堂啊!

2020年要过去了,剩余的案件也没有多少了。我不知道未来一年团队还会遇见什么惊险的在线问题,但是我相信陪审制度是比较民主的制度,它的出现能让呆板的法律有更亲民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于锦州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
0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