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春节 下的文章

辛丑牛年

新年开篇,写些字表达一下。
前几日复庭,还有加班,我以为会辛苦的加班到节后,没想到除夕当天下班了。去年的年初一是在疫情严重的情况下过来的,今年似乎比去年舒服很多,至少可以出门散散步什么的。
昨天回来依旧吃了些没有油水的东西,这么多年头一回在春节因为其他原因不能吃太多油水的东西。我记得摘要上写着不能喝咖啡、不能吃辣椒……反正不能吃的东西、不能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春晚……哎呀,有点复制过去,看了一半我就去睡觉了。晚会儿通常是家一般其乐融融的境况,想让晚会儿有春意,可是要融入很多亲友般的气氛。当然很多人说春晚不好看了,我琢磨着其实也是因为看得太多类似的晚会有些记忆雷同毫无兴趣了吧!
微信的机制与易信一样,均会深度从系统内部建立数据。好些友人都在说没有我的微信如何如何,我记得微信出那会儿是2011年还是2012年来着,那时候腾讯特别推荐我去用微信,我还是没用。后来2018年因为工作环境需要用,我才用。用得是普及版微信,自然我也不怎么用,上面联系人就那么几个人。微信有企业版,所以工作用企业版是正确的,不用企业版的微信我认为都是另有企图,原因是数据不对等,给人洗脑的数据也不同,莫不如去用钉钉、POPO什么的。至于有人说微信是哪类人用、QQ是哪类人用的、whatsapp又是哪类人用的。你与岁数差那么多的人聊不来什么的,这都是赤裸裸的洗脑课程。一个人与一个人聊得来聊不来,人与人之间是表面上聊得来还是真心聊得来可不是洗脑课程能决定的。
前几天有同事谈及上级文件要求的规定该如何执行,有时候一个成年人问出这样的问题着实令人觉得奇怪啊。一个人十八岁成年后就有了自己的遵守法律的行为能力,所以在法律框架内一个人不能以不良的社交方式干涉另外一个人的生活和工作的。我与那些同事同样签署的派遣合同,在合同内遵守工作职责,仅此而已。当然我与那个同事也就工作上有交集,私下没有任何关系。我这么写不是激化什么矛盾,而是我觉得有些同事做事喜欢该越界就越界的方式……所以才有了上级不断的要求、制度、约束。好吧,我说说条文里派遣合同的性质。签署派遣合同是一种比劳动合同还低等级的合同,所有法律条文都明述的。派遣合同具有替代性、临时性、辅助性的特质。所以派遣劳务者只要遵守合同内的要求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问题我认为只要不给单位抹黑几乎是没啥问题的。至于那些给单位抹黑的同事也不是我说啥样就啥样的,那可是领导和大家说啥样才是啥样的。
我上面的文字奇奇怪怪的,新年应该喜庆呀!嘿嘿。庚子年一整年都在与疫情玩耍,辛丑年我想应该好一些吧!今年我没收集书单,也没转什么书单。有空闲我还是自己找书看看吧。我似乎已经许久没找空时间坐下来看看闲书了。还有运动,少了许多、许多。日后有时间闲来再说吧。
今年,辛丑年!丑牛,生肖是努力的动物。有传言,越努力越幸运。其实没错!:)

辛丑年 庚寅月 辛卯日(正月初一)于锦州市

又见一只大肥猫

我在北岛住的时候曾见过许多只肥猫和耗子在北岛山上跑来跑去。那时候我下班时会看到肥猫从垃圾桶或者其他地方突然冒出来,而那时我曾用脚震动地面恐吓过躲在垃圾桶里的猫。彼时北岛树上开的花特别漂亮,后来我离开后就没再从那个山海相伴的视角见到好看的花了。
昨夜依旧是下班走在路边,买了菜顺着人行道走着,忽然见到一只黑白相间的大肥猫窝在树丛里。我以为我的眼睛看错啦,我朝着那大猫叫了一声,那大猫竟然回头看了我一眼。想来是谁家养的猫出来散步吧,不但不怕人还回头看了看我,以前在北岛看到的猫见到我不是跑掉就是直勾勾看着我,哈哈。
2019年的春节要来了,人们总要在这种节日往家里赶,春节是国人的节日。虽然春晚在建国七十年间变了很多,但年味儿已经变成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我记得去年我在山东海边还是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烟花,甚是好看。
时间给人的思考很多,变数也很多。去年我还琢磨如何把另外一个website做好呢,但时间太少,我想有时间的时候我还会写一写的。
各路大神能写日志的人越来越少了,或许这就像春节过得太多,过得多了就乏味了。年……是一种情结,为何人们总会纠结于春节呢?东方人都喜欢这个节日,说明大家有共同的情结。

二零一九年一月于锦州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
0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