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军训 下的文章

确实年底了

结篇的这一页应该算一部分工作上的手账吧?可不是手写的。2021年过的很匆忙,这一年年初的时候我有想过去多赚一点钱做些别的事,后来想起来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加上疫情反反复复的,结果还是留在了家里。
今年的工作依旧此起彼伏的,一直是上班、下班、上班、下班。一直到12月才算开始休息,至此还没有停,竟然还加了一次内部考试。今年似乎就没有停止过考试,从年初到年底我都在考试,平均一个月两个月一次。当然,其他的考试与内部考试并不是一个系数的事情。
说工作内容涉密,所以我得说点工作训练和衣食住行的事情。年初的时候新来了一批同事,但是因为疫情耽误了很久才入职。他们来的时候工作服也不太全,肩章啥的都没有。我记得好几个同事没事的时候唠过一些这方面的事情,据说都要听领导安排。这么一说之后上面领导还真真的统计了所有同事的衣服尺码,其实尺码我都不记得了,还好在衣服上能看到。报了上去。当初入职的时候还是有专门的裁缝阿姨给量的呢!
训练是下半年才开始的,上半年没有训练,下半年的训练可能是领导给加的功课。夏天的时候我还是有跑步,只是次数很少,都在忙考试。说起跑步的频率速度与以前一样,体能约略是没有降低,不过现在要去抡大锤可能会比不上以前的力度了,单薄了很多,应该是我锻炼的少吧!
内部训练竟然还是军训一个套路的事情,站立、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至于齐步走次数少了很多,跑步我训练的时候没经历过,估计其他同事有经历过。
领导们还专门去我们寝室看内务,说我们被子叠的不好。其实宿舍的被子与我当年军训用的被子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我那个豆腐块还是上学时候学的规则,那时候发的被子也比宿舍用的材料不同。要想把宿舍里的被子叠好,不耽误多点时间是不行的。
在我所有工作里我有一份满世界跑的工作,那份工作培训时曾经有一本实务书籍。开篇的文章曾说人生在世有三样苦,撑船、打铁、磨豆腐,所以尝过其中一种或者两种的人会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叫做苦尽甘来的事。叠被子磨炼的并不仅仅是叠被子的感受,而且抛却那些电子产品的刺激以外能得到的最真实的生活写照。
我曾经做建模时用CATIA来做,当时计划部经理大哥就给我们出了一道比较规范的题目,当然他给我们说的时候前面讲了很多好玩的故事,最后才送了这样一道题目。用CATIA基础模块做天圆地方。画这个图要先做曲面,曲面做好了必须引线才能做,如果需求是实体还要用实体来拓展。天圆地方可是哲学思想呀!阴阳学说的一种体现,如果硬套上官话是外儒内法。叠被子也是一种规则或者说规矩的体现,但是如果真真来说叠豆腐块被子只是中国军队、武警部队的旧时传下来的传统。这个传统像美军墨守成规的厕所干净,苏军人人皮鞋锃亮等等是一个道理。
今年快入秋的时候我还见到了园子里的紫蝴蝶幸运草,我也不知道哪个园艺师傅做的,只有那一块地圈起来种了草。我看到的时候是真的特别眼熟,特别惊讶!
再说说伙食吧!我吃过饭的地方很多,即便是咸菜和大米饭的饭菜也吃过很多顿。我对食材简单并没有什么疑虑,但是对做饭的卫生情况是我经常忌惮的事情。以前就有同学和朋友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就想这话能吃一辈子与猪有什么区别。倘若医院的同志吃饭和做手术都不洗手,细菌可是会漫天跑了。以前满世界跑见过很多不讲卫生状况,而外国码头临检,检查最严的地方还是食堂,他们会仔细检查食堂的卫生并且做消毒。今年在我饭菜里我吃到了钢丝擦的钢丝好几次。如果一次、两次我不在意,但是很多次我就会在意了。我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我也没针对谁,我就是觉得我是吃饭,不要吃钢丝擦和小石头。现在世界上自动化设备那么多,我就没想明白为啥用钢丝擦。估计是成本太高吧?!
我写到这儿的时候,有些人看到会说我怎么怎么样,我没办法辨别,嘴没长我身上。我只写了我的感受,我没写怎么制约别人,就事论事。我只是那份合同里普通一员,我也不是啥领导,合同还是外派劳务合同,我的义务没那么规整……而且我是年底写的,我当时没说就是我忍下来了,或者说有的事根本就与我无关,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忽略过去我尽量不去叨扰……
还有一个星期元旦,今年还换了新的合同,当然我没有拿到我那一份,只是签字的时候看了看,按照正常律法我是应该拿到一份的。既然都是一个规矩我也不便去说什么,我拿不拿无所谓,至少以后离职的时候我每一次合同都要有一份的,如果没有就挺奇怪的。因为以前我离职的时候都会拿到我所有的合同。我又想多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会什么时候离职……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于锦州市

去年的一次培训(2019)

如果不是因为某个点的两次记忆重叠我是不会去写的,正因为有记忆重叠让我想起了去年这次培训,至于哪两次记忆重叠我就不想写了。写出来有点尴尬。写下来是因为我怕脑子里过数据太多以后忘掉。
去年因为职业的关系在锦州电力高级技工学校培训,我当时还以为野营拉练呢,我就差点背着旅行箱了!因为职业在社会里的敏感问题,我只能谨小慎微的写一些有趣的片段。
初次报道会场在吃饭食堂(A座)的旁边,我去的时候里面没有太多人。主持会场的人是我们部门里一些老职员。虽然我已经三十多,但我也属于才报道的小朋友,对职业内的业务完全陌生。开会前多数人都在互相聊天,我除了趴在那里玩手机游戏无聊外也没啥可干的事情。主持会场的领导第一项任务让我们量体,专门裁缝给我们量尺寸。我以前工作的工作服全是按照号码直接发,头一次按照身体胖瘦做衣服,我觉得挺有趣。
接着领导做了第一轮动员,无非就是入职前的常识解说,说得很棒。经过一轮动员讲话后,已经接近中午,去食堂吃饭。食堂的伙食跟中集食堂的伙食有得一拼,我差点就以为回到当初上班的时候了。下午我们搬到了宿舍(D座),电力学校的宿舍挺不错的,我想这一定是给成人培训预备的宿舍。
培训的重点是军训,我当时心里就笑得前仰后合的。我心说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要军训,老胳膊老腿还不给我扯坏了啊。我依稀记得大学时候军训的教官是特种兵,我因为各种不听话5公里可是没少跑。尽管我总是不听话,但是那样的军训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没有一天旷工。这一次军训的烈度没有在海里台风中站不住被甩来甩去难受,但也挺耗意志。
第二天开始,教官开始对我们进行军姿、稍息、跨列、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齐步走、左转弯、右转弯、向后转弯、跑步走等等的队列训练,持续了五天。当时也是秋天,虽然是橡胶操场,可太阳依旧毒辣,在那样的环境呆了五天。不是特别好受。这样的训练我有过很多次,所以心酸什么的我就简略过去吧。
教官是很尽责的,每一个动作都教得很到位,至于大家能不能接受以我的观点来看,我认为多数人会认为体能训练是一种累赘。目前的世界有太多的电子产品和奢侈品,多数人会以此来衡量一个人。鲜有人能以体能去衡量一个人。军队、武警可能是最有权威持有该话语权的。
五天的训练我是挺累,不过我看到篮球场还是喜欢凑过去打一会儿。当时想来至少有2年多没摸球了,回想上一次摸球好像是在深圳蛇口时间广场那边的公共球场外,人家路过球场拍球,没拿稳当掉到我脚边我给扔回去的。这些年心心念念的总想去打打球,可就是没时间。这一次的培训应了我的念想,每天夕阳落下的时候我都能去玩一会儿。
队列训练是寂寞到家的枯燥训练。我当时无聊的时候就在想,以后我是不是还有有类似的队列训练呢?我现在也不会去想了,因为有时候还会有奇怪的训练。
继续说一个我想说的有趣的培训,这次培训还有医务急救培训。急救培训很多职业都有附加,我没想到我这个职业也会附加急救培训。当然很多老师说的急救小科目我以前都学过的。因为不常用,很多确实忘记了。我当时的感触是人真的不能在襁褓里活着,时间久了遇见危险连保命的常识都会忘记。尤其是职业特点特别强的工作,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呀!急救这门常识需要人对人体、化学、物理等学科有个触类旁通的概念,这些元素都会在瞬间产生变化而不是花开花落又一春的漫长呀!
培训从9月18日到9月27日,十天时间过得挺快的,队伍里大家有了一个互相的认识。我其实没想到相互有个大概的认识,因为过去的7、8年时间我都是在颠沛流离中走过了大江南北,从来没意识过再会与一群人有超过一年的工作时间。就在前天我起床后看推的时候想到我竟然干这份工作一年了。说起来人生的际遇还真奇怪。
偶尔的时间,我都会想一想领导们做工作是个什么态度。从去年培训开始到现在,我认为领导对于部门同志们的工作和生活还是很有心的,而且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帮忙。
关于有趣的这一次培训我就写这么多吧。至于这一次培训后期的好处是我今年夏天到秋天没事去跑步的时候发现我依旧可以如以前差不多的速度跑上一公里(还不会疲倦)。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于锦州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
0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