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深圳 下的文章

我的第一份工作(六)

2008年次贷危机仍旧持续,9月雷曼兄弟破产,同时引发了恐慌性的全球金融危机。此次危机一直持续至2011年左右才罢休。以当时经济形势讲,我这种写写字,画画图的人属于无关人士。不过做企业管理(MBA)的老板或者投资人却会因此赔本或者赚钱,尤其是做国际买卖的老板。世界的发展离不开商人,有了商人才有经济的流通。
2008年烟台的秋天不算热。烟台的天气属于华夏的平原气候,冬天来得比较晚,每年的冬天我能穿一个月的棉袄算比较长的时间了。当时研发小组做CATIA已经到了后期,他们不断的部署新的电脑和软件版本。我的办公地儿在N办四楼开敞区域,在这个楼层间出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芝罘东路在芝罘岛最东边,每年会有数不清楚野外生存的小猫、小狗。野外生存的小猫、小狗多了并不是太坏的事情,至少在社区里几乎看不到老鼠。曾有几次小猫、小狗会通过楼梯爬上办公区四楼,面对这样的事情经理们常常会走出办公室驱赶他们。这些小猫、小狗是怎么爬上四楼的?我心里一直是个问号。毕竟办公楼里没有电梯啊。爬楼梯是个力气活儿。
N办在建造时变电间布置在一楼,变电间曾有一次出现了失火的现象。这次失火造成变电间垂直区域有一定范围被熏黑了,而浓烟冒了许久。我自然是先撤出去了。我记得那次大火有趣的事情是做CATIA仿真的主管抱着灭火器竟然要跑过去灭火。我还帮他搬了门边一灭火器。消防在船内或者海洋结构物上属于基本操作,没有消防意识是很难在上面工作、生活的。比如变电间出现了爆燃现象并且火势难以消减,工作人员会根据消防指南进行一次探火、灭火的过程。在船内或者海洋结构物内,变电间有的在集控室,有的在集控室附近的区域。说白了海洋结构物的设计与建筑结构物的设计是并不等同的。
烟台来福士在2008年终于顶不住疯狂的全球金融危机,公司老板章先生为了增加公司实力特地找了合伙人加盟。2008年章先生已经60多岁,岁月不饶人。假如你有生意,但是你却不能在60多岁的时候顺利退休。恐怕这买卖是挺惊天地泣鬼神的。2018年李嘉诚才退休,他的买卖遍及天下,他的家业可以用商业帝国来讲,退休也是个耗费时间的事情。这正应了某部电影里的台词,队伍大了不好带啊。章先生的生意在2008年也很多了,在烟台、龙口、海阳、新加坡、俄罗斯、美国等等均有建造厂和办事处。为了顺利开办业务章先生也招揽了大量优秀的国际人才。
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有限公司总部在深圳蛇口,工作原因我曾在2015年-2016年期间在蛇口遛弯的时候看过蛇口的办公总部,但我没有进去参观或者工作过。蛇口及蛇口港的环境还是挺好的。中集总裁麦先生在2008年的秋末时访问了烟台来福士。
我当时还在N办四楼做建模和三维转二维的开发,工作需要打印一份文件,但是东边办公区的打印机坏掉了。我实在没办法去了西边办公区打印那份文件,我拿着文件往回走的时候刚好看见部门大领导和麦先生一行往楼上走。当时烟台来福士在业界甚至山东省也算得上国际化的企业,所以省委、市委或者一些老板访问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也看了很多很多,以至于后来我都不好奇了。令人没想到的事情是麦先生竟然和领导们去了东边办公区考察,而且只考察我们的小组。
我和小伙伴们坐的位置刚好在麦先生对面,当时在我们对面可谓集中了很多高层领导,除了我们部门的大领导其余的几乎是总监以上的人。我坐在角落里看着领导们在那里品评。他们先说CATIA是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能表达造船方面的各种优秀潜质,后来又谈到了CATIA这款软件收取费用的方式。麦先生只是坐在那里听大伙说他却没过多发言。在麦先生身边的人应该是他公司的高层管理者,那位先生真知灼见的详细询问了软件收取费用的各种问题。我虽然坐在那里听,但周围同事当天不知为何特别兴奋,东部办公区像菜市场般乱糟糟的。甚至楼道里的保洁阿姨也大声在吵吵。本来我是不应该有什么动作的,我就坐在那里看着大领导们说话就好了。无奈楼道保洁阿姨说话的声音太大了,我起身关掉了东部办公区的门。
说到三维转二维的软件问题建模小组的主管详细给领导们讲了所有的命令和开发过程。我记得领导问主管这转图后需要多久能出图,主管说非常快,能批量出图。时至今天我也没想明白建模主管大人怎么想的,批量部署一项新技术是需要过程的,在这个过程中要解决很多问题才能算成功。我当时做了很久才能算很流畅的解决普通的结构模块。我都不敢说除了我以外的人适应这个模块甚至流畅的操作会需要多久时间能完成一张图纸。更何况遇见复杂的结构呢?
麦先生当时没说太多的话儿,只是说办公环境不太好,以后会单独建设办公大楼。后来办公大楼选址在烟台高新区,2014年我去看过,办公环境不错。只是距市区挺远的,住在芝罘区的人上班去那里得起个大早吧?
总结这项技术时麦先生说这问题大家要团结一致努力解决。在我没离开公司的时候,类似图纸确实量产了,但是在AUTOCAD下读图纸相当费劲,后来结构这事儿也没我了。我不用去给任何建议,毕竟出的图纸各科目能接受就可以了。我一个设计员又何必操心呢!
自那一次麦先生造访后烟台来福士的股权结构开始一点点变化,从2008年到2012年,烟台来福士被完全收购了。
先写到这儿吧,后面还会继续。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九日于锦州

找公交

我人生中最长久的一次找公交,在打了好几个查询电話再问别人无果后。我只能又上网去自己摸索,最后发现一个捷径。
最近一直没写,生活总是苦累的。我一直想自己的生活能不能尽如人意,可答案不会如人所愿。明天还要去办些事情,完事后才能继续新的职业生涯。人生何处不相逢呢,走出港口就看到四个英文字母挂在那楼上,可谓是地标级的建筑。我也有幸参与这个组织三年的工作,不过按照流程来说,我是隶属于一边的分支。写到这儿吧,今天走了一身汗,明天也许也会流汗。热带气候果然酷热酷热的。呵呵。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夜。
深圳,蛇口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
0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