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P&ID 下的文章

我的第一份工作(十六)

项目的推进是所有事情中最为重要的事情,在Scarabeo 9上上下下的日子里有紧张的工作也有愉悦的欢笑。在压载水调试后我被独自安排到一个单独的系统,叫做液位传感系统(Level Sensor System)。如果名字我没记错就是如此,因为该系统的调试多数涉及电气系统,该系统没有太多机械方面的调试,多数是看空气在系统中读数是否正确,当然也要跟系统查看哪部分是否有泄漏。
对于此系统我是单独与一些外包员工共同完成的,系统是由设备厂商提供的调试系统。当时来的厂商外包工程师姓袁,来自上海。当时他留下了整套的系统软件和调试方法并与我调试了一台设备,我需要按照船厂的进度调试系统同时把系统参数并到主系统,Scarabeo 9上的系统是Converteam的,其他很多半潜平台使用Kongsberg系统进行动态定位。
为了工作向公司的IT部借了一台电脑,公司IT部借来一部电脑很不好用,而且要求使用的时间特别的短,经常出问题,我没办法只能换我自己的电脑来做调试,期间遇到很多不顺利的问题,包括现场拆卸基座的焊接师傅占位置,弄得满舱室黑乎乎的啥也看不见。
在这次调试中我是按照调试手册按部就班的进行的调试,而上层代码完全由Converteam的工程师Mingchuen来主管衔接。至今我那部HP的手写古董笔记本还有这套程序的全部记录,只是我也不知道那台笔记本还能不能开机。我没记错的话,它被放在一堆书下很多年了。
我所调试的液位传感系统是控制压载水部分的传感系统,它并不是控制污水井、膨胀水箱等等其他位置的液位系统。
在这部分调试完结的时候,Scarabeo 9的中国区的调试工作已经进入到尾声。有一个比较有趣的事情我必须说一下。有一天我被领导叫到办公室,我记得是助理三级经理,级别比主管高一级。领导跟我讨论了很多管路和设备的问题,最终领导的意思是要我回来做事。我没说什么,同意了,其实我可以一直在调试做事的。当时我没记错,我以前写程序的主管也在另一个办公室,他由主管已经晋升到了三级经理,他一直看着我和这边经理的对话。我当时觉得我挺奇怪,我被夹在两个办公室中间啊!
我被调回来有个问题,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前几年我一个同事帮我问问能不能回去继续做事,结果人事部说在我五年半的工作中有两个月的绩效写得是C,也就是说不及格,别说有两个月啊,有一个月都不行。我同学自然不会知道怎么回事,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因为彼时部门里有一个技术管理部,我调回去应该没被技术管理接收,经理们似乎是事情太多,仅仅把我调回来作为口头上的应允,而我的绩效还归调试划的。后来我那同学也被公司裁员了,与我自主离职还不一样。老话儿讲,我现在写这些技术话题全都是马后炮。现在的技术应该比以前强很多了吧?
Scarabeo 9在2010年10月离开了烟台,去了新加坡。按照我这么多年的过往来说,这是我工作过的时间耗费最多的一个项目。我给Scarabeo 9写了那么多自然我要罗列与我一同工作的这些同事吧,不管他们今天在何方,这些名字是我亲眼所见为这个项目努力过的人,真的很努力呀!有些不能公开的同事我就只标注姓了。看到的自然知道是谁了,排名不分先后。如果有人不乐意在下面出现,能联系到我,告诉我,我会删除掉。
@Brain Chang @麦伯良 @George Lee @Cyril Lee @任轶丽 @王海冰 @滕瑶 @Tang Rutao @王工程师(好多叫他这个名字的,我一个组的同事,很逗乐)@徐工程师(也是一个组的,特爱唠叨,听说前几年离职了)@刘义 @Chai Mingchuen @陈雷(生产部门的大哥,名字我应该没记错)@Cho Jintae @高松 @兰公英 @于工程师(我学习船厂图纸的画法的大哥,我记得是在2008年离职的。) @唐忠良 @袁显华 @候工程师(我一同学,做总布置图的) @张工程师(比于工程师后一年离开的来福士,去了南方找老公,找工作) @张晓明(彼时的调试主管)@陈家利(彼时做压载调试的组长) @李涛 @于斌 @雷利军 @吴经理(计划部的老大哥) @刘工程师(以前在海上漂过,我在的时候做P&ID) @麻工(生产一主管,经常找我去现场解析图纸问题,有一年我五一回东北还给我打电话叫我解决问题~笑)@魏工(电气调试工程师,我跟着他接了不少设备线缆)
很多人在linkedin有挂名。在我工作的过程中还有很多为这个项目付出过的人,他们也为了这个项目付出了很多、很多。 我没有办法再一一回忆起来,有点遗憾吧!对于我来讲,我只是这么多人中共同奋斗的一员。当然没有见到Scarabeo 9在中国交付是很特别的遗憾。
后来,后来听说又有相对应的项目也称之为D90在船厂建造~
写到这儿吧,后面还会继续~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于锦州市

我的第一份工作(十五)

2010年的夏季算得上我在来福士最忙的一年,去调试做事情是非常被动的。年少总是会轻狂一些,偶尔我也会奋力的慰藉自己年轻拼搏一些对自己是个锻炼。不过锻炼有时候就会过头,在现场做事情就会有磕磕碰碰,受些轻伤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调试部在距离设计部很远的舾装码头附近的办公室,当时我被调配到压载系统调试小组。在平台中,该小组多数时间会在浮筒(pontoon)里工作,工作环境是比较阴暗的。一般调试都是两个人一起工作的,我与另外一个调试工程师组成一组在D90中工作。在平台上工作,最累的应该是调试中的要不断确定数据,时常感觉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有时候对讲机不好用就要从上层甲板一直跑到立柱下面用人来喊,力气活儿……
我们从最初的配电箱、本地控制、远程控制不断一遍又一遍确定参数,实际测量参数。调试工作几乎经过了所有的实际操作环节。
测试本地控制的时候,我一个人会从甲板层一直跑到浮筒里用对讲机确认泵及电磁阀的工作状态。电磁阀箱的测试是整个测试的核心部分,我们用了大量时间在管路和阀的问题上纠结。
在调试电磁阀箱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难题,当时是由一个外籍调试工程师出面解决的,浪费了不少材料。电磁阀箱的油箱里的油含有杂质,杂质导致电磁阀箱的阀门出现了损坏,阀门损坏意味着下面管路阀门关不严,关不严就会出现海水无缘无故进入系统。D90是较大的平台,倘若因为系统问题海水倒灌,平台就会倾斜,虽然缓慢的倒灌不会有啥大问题,但是也会有相对的损耗。
我们当时根据每一个P&ID沿着管路查找所有的阀门问题,但凡出现问题的阀门一律更换,这项工作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最难的事情还不是电磁阀箱的阀门,最难的问题是管路的阀门,很多都要进行大量的拆卸,DN300以上的管路阀门是相当难拆的,我们好几个人钳子、扳手一堆工具费了相当多的力气才勉强拆掉。不过我们所有的努力还是值得的,最终系统管路特别通畅,本地的阀门也没有再出现太大的问题。
至于后期的本地控制和远程控制调试,我们也做得很顺手。只是我个人是很累的,原因是我在现场做调试还总能接到发图纸的邮件,我当时很无奈每次在调试完成一天的工作还要回去更新图纸,还有一些奇怪的现场邮件要回复。我当时在N办4楼吧!几乎每天下班我都是最后一个,还有个同事多数时间是在项目及生产部门开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要做这么多事……工作服以前我都是脏了就洗洗,我记得那段日子我几乎没有时间去洗,多数时间都在忙工作。衣服我自己闻着都觉得不好,汗味儿和油味儿混合的味道。其实这个味道我前几年都习惯了,经常在机舱工作难免会有类似的味道,尤其整个机舱大修的时候……
做压载系统调试时,有时候我还会配合他们调试别的设备,甲板吊和食物吊就在那个阶段做完的。当然,这两个设备肯定没有压载系统调试更难,我当时也是随着大家一起做,压载的调试工作计划和具体操作我当时就是辅助,我并不是主要计划执行。
对于调试部我是颇有感想的,每天一早就会在舾装码头的办公室与大家各自商量一天的进度,接着大家各自带着各自的人手去工作。夏季的炎热和工作是对应的,停泊在码头的平台内部更热,一天的工作完毕我们身上的衣服几乎是湿透的。我记得曾经与一个电气调试工程师去做电磁阀箱的接线,我给拿图纸找线头编号,他负责接线。我当时特别有感触,我虽然也是汗流浃背但是他的汗水比我还多,我想这个差事是特别辛苦。
还有一件事特别有趣,我每天吃饭都要从舾装码头走很远再回到N办吃饭,时间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后来公司有了厂内线班车车我才坐车到码头那边。说起来工作做到这时是我个人最累的时候,脑力、体力都算极限。
写到这吧,后面还会继续……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021♡✰
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