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tribon 下的文章

去年看到的科技潮

码字的时候,我在看一部叫《午夜》的韩国电影,里面讲述了很多午夜发生的奇怪事件。算起来都是不幸的,那种沿街按钮报警的设施也是挺厉害的。多年前我从锦州去烟台路过大连,午夜经过大连的时候也被三、四个坏人围堵过。虽然这个世界是有很多事情添堵,但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注意这个世界出现的很多不安全因素。也许科技越发达,蹊跷的事情就越多。
SpaceX在去年获得了大量的发射订单,发射总数某些国家都未必能达到。年底还有一天发射两次的机动。对企业来说这是相当厉害的事。宇宙中的资源比地球上多,至于多多少要看人类怎样开发。3D打印制造技术发展到今天,原生发展能力的制造工程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在宇宙中存在。如果存在,该项目的制造成本与产品产能对比地球的产品肯定不同。
年中我忙完某个考试的时候尝试用十年前我的一个同学说的SolidWorks作图。前几年我也看别人用过,只是我还是没有用这个软件作图。简单的基础建模我用了几次,感觉还不错。我还是用CATIA对比了一下。两个软件的可比性是不同的。
1.CATIA的功能与SolidWorks同样复杂,但是不追究类库的详尽,除非到了运动分析或者有限元分析的层面。
2.CATIA的命令有很多必须要懂得自己做草稿,所以就能分别出使用者的层次。Solidworks是固定命令的操作手法,草稿通用,但要记住大量的操作命令。
3.CATIA与SoliadWorks同样出自达索,他们使用宏语言竟然都是VBA。现在看来VBA如果使用得当,确实是办公中的好帮手。
4.在处理复杂建模图形时,我还是比较习惯的使用CATIA,因为很多快捷方式是当初与达索中国公司高手们学习过的。俗话讲熟能生巧,SolidWorks用好了也是一样的。
达索公司的模式化确实值得赞赏,至少在研究或者实际使用方面这两款软件在处理建造成本和生命周期上起到了作用。我之前问我的同事说要了Tribon M3的部分教程,我确实是拿来看了一篇,只是没有时间去找来小模型锻炼锻炼。据说TRIBON用PYTHON撰写宏来做二次开发。说起PYTHON我想起年底罗振宇时间的朋友的演讲。
今年老罗讲了50多个故事,我看到跨年。罗总也讲了PYTHON,据说某个公司老板让全员员工集体学习使用PYTHON,我琢磨着不写程序的也就是拿来做几个迭代循环完事了。要是找个市场部的员工去用PYTHON给客户现场演绎一场程序深度模式调用、循环、遍历等等,可能是挺没趣的。至少这已经不是销售该做的事了,不过以前我听人说销售会的东西可多了。
今年各大企业造车的势头比任何年代都迅猛,甚至华为已经出了新一代的混动车辆。我对于这种油电混合形式的汽车很中意,但如果真真来讲,至少未来十年还是汽油车、柴油车可以支撑的时代。如果机动车能混动,这意味着汽车的能源使用持续性和延展性得到了更深层次的生命周期处理。假如驾驶者能对自己的车有更好的了解,甚至可以自己简单保养、修理,可以说发动机(Motor)不坏的情况下,汽车的使用寿命得到了更持久的提高。据说现今使用寿命最高的一款车是美国人的一台沃尔沃P1800S,从1966年入手,至今已经开了480万公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相信这样的车可以传宗接代了。
说起电动汽车马斯克的特斯拉当仁不让,这家企业已经完全的把造车变成了时下最主流的事情。甚至我所在的小城市也有很多特斯拉在路上跑。一如很久以前比尔·盖茨所讲,要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电脑。马斯克是不是也想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拥有一台车呢?
今年我也更新了我电脑硬盘,以前的机械硬盘速度慢,所以我换了两块固态硬盘。我没有买新的,买了两块拆机的。店家有点不给力,换了三次终于给我换成正常的固态硬盘了。使用快五个月了,还好没有出什么大问题。我换完以后就在想我也快被这些电子快餐覆盖了,以前我特别崇尚机械硬盘,因为机械硬盘的持久性比固态要高一些。现在固态发展的版本很多,内核也针对各种存储和系统运行。固态到现在才发展几年啊……
今年啊……贴近生活的我想……移动爬行机器(类似机器狗什么的),低空飞行器,这些产品与人的视觉甚至行为固定的产品会更深入吧……因为好多开源都在更迭这些产品的代码,而制造业多了3D打印。如很多传言般所述的事情一样,AR确实与这些产品融合性大。它们也有可能与穿戴产品融合,形成系统统一化。说到穿戴我之前有说去年单位统计了工作服号码,但是前几天发的时候竟然不是我报的号码,又肥又大,肥了两寸多,高了几厘米。要是稍微大点我还能穿,没想到肥了那么多。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那么肥过,多新鲜。
今年的网络游戏产业发展也比以往更加快速,《暗黑破坏神》是1999年我玩的游戏,昨天官方关闭了移动端的内部付费测试。据说今年会公测,应该说这款游戏是许多70年代,80年代,90年代出生的人的青年回忆。游戏画面比旧时精美了许多……
偶尔还是会去几个牛人的blog看看,他们都在深耕引擎……一个时代的沉淀竟然如此快,有的引擎已经深耕几年了。
二零二二年一月九日于锦州市

我的第一份工作(四)

2008年是我在烟台来福士的第二年,烟台来福士彼时的变化可以用惊人来说。2万吨的固定龙门吊获得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吉尼斯世界纪录囊括的世界纪录非常多,上到宇宙探索,下到深海探测,甚至人们日常生活中获得的任何一项超越极限的本事都能纳入吉尼斯世界纪录。2万吨的商业吊装能力放眼亚洲还没有哪个船厂可以做类似的工作。在2008年,中海油服欧洲分公司的半潜钻井平台“中海油服先锋号(COSLPIONEER)”进行了第一次商业吊装。
船厂吊装是船厂结构分段合拢的重要过程,正常情况下合拢前都要核对大量施工合拢设计图纸。对于每个分段衔接部分留有的余量做详细的甄别。大型结构与小型结构是不同的设计思路,其保留的余量值是不同的。
常年做小型机械的公司与做大型设备的公司数值要求不同。比如产品是20厘米的轴部件,轴应该是很多汽车配件厂制作的重要部件。轴在机加工过程中保证的余量尝尝会在0.1毫米以下,很多汽车部件精确的程度往往是0.01毫米以下。轴端跳动的配合也许数值会非常小。类似的加工精度必须使用数控车床,很多高精度的配件可能还会使用多轴车床进行加工。
大型机械结构可能就不会有类似的麻烦,船厂分段衔接前往往会把分段精度控制在50毫米到100毫米之间,有的高强度钢板或许会更多一些,数值留得大不仅仅是为了增加余量,那是为了焊接后不会因为焊缝损坏分段外形及尺寸。大型结构与小型结构都保有一定的数值,类似数值是所有施工图纸中必须体现的参数。假如没有这些数值作为参考,施工现场的师傅也许会盲人摸象难以施工。
在船厂,合拢图纸有时候会单独出一份。这种施工结构图纸会详尽的标注合拢要点,合拢期间的焊接是船舶焊接中的重点。假如焊缝衔接不良出现误差或者有漏点,其整体强度就会大打折扣。
2万吨龙门吊测试吊装过程以及COSLPOINEER的合拢过程以及吊装过程我已经记不起来了。类似这种创纪录的事情公司老板章先生一定会到场,船厂所有非一线的员工自然也会去看的。不过我已经记不起那时候的状况了。当时公司的员工来自很多国家,新加坡和韩国同事最多。现场的气氛自然非常热闹。
2万吨固定龙门吊最终命名为“泰山”,这座吊至今仍然是芝罘岛地标般的建筑。假如乘坐轮渡跨海一定会先看到它巍峨的身影。泰山龙门吊的外观虽然庞大,但其吊装过程是很缓慢的,其吊装过程要特别的考虑当地的气候条件,有台风一定不会进行吊装作业。
分段合拢是非常讲究时间的工作,因为造分段是船舶建造最开始的工作。开始的结构都是从分析、设计到施工一点一点塑造的。分段建造过程中,施工人员往往会仔细的核对套料与施工图纸间的尺寸。在当今世界上,结构最复杂的图纸属于那些肋位特别微小的结构,图纸不但要显示其位置,还要因为其微小的体积单独做一块板。虽然耗费时间,但是那块板确是分析人员分析后得到的结果,不加上去是不对的。往往工程船或者军舰才会有类似的结构要求。
建模人员也会研究合拢图纸,研究归研究,但模型中是绝对不会体现合拢数值。假如体现了合拢数值,那么分段与分段间就会出现大范围干涉,在服务器同步过程中会产生错误提示,主管大人会吵着叫我们注意的。
结构建模是一项比较枯燥的工作,工作界面长时间会停滞在SFD和SDD建模界面。详细设计的图纸也是必备的工作必需品。假如每天做的分段太多,在进行阵列的过程中,电脑会像做分析一样延迟很久很久。最近几年我也会偶尔联系同行,据说大部分人都在使用tribon做设计。软件这种时代产物用得好或者用得顺手,可以一直用下去。假如用得不顺手,彼方公司对软件licence还进行年份限制,这种操作本身就限制了软件继续发展的可能。任何懂得节省成本的公司都不会乐意做赔本的买卖。微软的windows最初也是免费赠送的,即便多年后对其收费也是一次性的licence价格。按照年份计算的软件对其本身有着太多限制。
建模这种枯燥的工作还不仅仅体现在结构部分,结构建模仅仅是船舶及海洋工程建模的一部分。
写到这儿吧,后面还会继续。

2020年02月02日于锦州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
0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