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Gamma 下的文章

她叫王秀芹(3)

在她的一生中,我想她围着灶台的时间最多。对于我来说,我也仅仅是从1985年以后才看到她的过往,而在这些年份以前所有的她的生活都是家里人唠叨又或者是闲聊中获取的。
当然,从1985年至今我经历过许多洗脑的事情。令我感慨的事情多数是民俗习惯。我生活的北方的这座城市属于丘陵地势,虽然经年累月的向周边发展了很多,但是其地貌很难有改观。城市的主街区介于温带与暖温带之间,城市里多数人都习惯于按照北方特有的节气表生活。
走的地方多了就会发现,北方人都是有约定俗成的一套生活方式,我琢磨着类似根深蒂固的生活习惯是其他区域不能有的。人的生活,总是需要与环境息息相关,而今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我发现根深蒂固的北方生活也在悄然变化。
我出生的时候,奶奶已经60多岁了。那时候她的皮肤就已经不是紧凑的了,我还是几岁的时候很喜欢拉拉她胳膊上的皮肤。我觉得这是很奇怪的,我的皮可不会松松垮垮的被拉那么长,一般人也不可能被拉那么长。每次我鼓捣奶奶皮肤的时候,她总是很开心又很烦,可能是我总在她忙的时候折腾她,她又不好欺负小孙孙吧!
奶奶和爷爷的居所是上世纪北方特有的住宅模式,如今类似的楼群在这个城市越来越少。在当时奶奶每天起床约略在三点又或者四点,因为在我曾住过的时候,他们总是在很早的时候说话。我还小,所谓天真和无邪都有,对那些聊起来的事情也没多少会记得。自然,一清早奶奶的饭菜会如约而至,饭菜多数是长年累月的本地菜做的,彼时很少见得到外地菜品流通到本地。
我人小,所以我总会在奶奶做饭的时候站在灶台的一边看她做饭。她总会嫌弃我站在一边看她做饭碍事,她会一如既往的朝我吼上几句让我去屋里呆着,不要在厨房碍事。我总是不听,爷爷就会给我拽去另外的屋儿,找事逗我玩。
说起来我是个特爱睡觉的小孩儿,每个睡醒的清早总会被奶奶或者其他人弄醒。后来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环境塑造了我不能执着于自己的想法,要跟着大人的思维去生活。北方的早起是多数的,即便是今年我也能在公园的前前后后看到晨练的人,他们出操的时间不会低于五点。
前几年我出差的时候,每个清醒的起床铃声都会让我想起幼年这些早起的时光。那段时光没有外界任何人的思维干扰,算得上很纯净的家庭生活。

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四日

她叫王秀芹(2)

年幼的时候我喜欢玩街机,我记得那时候喜欢玩一种叫名将的街机游戏。小孩子做事,多数会随着大人的性子。那个年代,称之为九十年代。小孩子玩街机都会在游戏厅。自然长辈会喜欢自家的孩子学习好、有良知、有教养。基本阐述的观点就是如何为人,假如小孩子无法做到,家长自会有一番说法。
我记得当时我用零花钱买了很多游戏厅的游戏币,后来被奶奶和爷爷发现了找回来责怪过很多次。虽然多年以后我发现我是一个对屏幕里的虚拟世界有着特殊感受的一类人,但我至今也不清楚当时为何会对分辨率低到全是锯齿的游戏有那么多的青睐。后来我发现其实是奶奶发现我玩游戏机的时候多一些,但她不会去叫我出来,而是叫爷爷大老远的把我拽出去。我当时的心境是一百二十个不乐意,但是不乐意又能怎样呢?还是要跟着家长回家吧!
前几年我有时间面朝大海的思考生活,我也不清楚我哪条脑筋出了问题,不过在春暖花开的的境遇时我还是会思量一下过去那么多的悲伤与欢乐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有时候我想到这儿的时候还是挺羡慕那些信仰西方教会的人,他们可以忏悔,可以把心里的愁事说给神父。
说起来奶奶对我玩游戏是特别不赞同的,坚决制止以后我至少有几年没有去玩街机。其实玩街机对我来说就是个乐子,我也玩不明白,经常一个关卡就会浪费掉别人通关用的游戏币。我当时就觉得我是挺笨拙的。
用我的世界看奶奶的时候,我总会发现她对于娱乐只限于老人玩的牌,那种牌手感像塑料,类似于川牌,又有所分别。我虽然年幼,但日积月累竟然也学会了怎么玩。上个世纪我无聊的时候就会与两个老人在屋里玩牌,我自然玩的是最差的。现在即便让我拿起那样的塑料牌我也不会玩了……所以我认识到记忆总是会慢慢消逝。
玩牌会增加很多乐趣,但是后来我发现爷爷奶奶并不喜欢跟我玩牌,我想应该是我的牌技特别的烂,多年后我再怎么想玩牌这事儿肯定是有梗的。可能我还是小孩子吧,跟我玩牌就是逗我开心。

二零二一年八月五日于锦州市

她叫王秀芹(1)

这次我想码字的时候,我犹豫了好几个小时。我的本意是留下记忆给这位我记忆中有趣的亲人,以免我以后会因为更多的数据而再一次忘记很多不应该忘记的事情。当然名字不必隐瞒,因为已经是故去的人。
我记忆中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会有人时常抱着我,其中就有我的奶奶。她会给我选择合适的时候给我揉鼻子,我想应该是我的鼻子长得不好看得揉一揉保持挺拔(笑)。我当时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触,只会用宝宝深邃的瞳孔面对周围的人,所以这档子事儿我是记忆犹新的。
我能说话的时候儿起,奶奶就是个忙碌不停的人。每次我在她的灶台边看她做饭的时候,她总是说我别忙忙叨叨,嫌弃我影响她做饭。我的顽皮性格还喜欢唧唧歪歪,每次都会问东问西。结果是我的奶奶就会在做饭的时候说我的不是,而且特别严厉。
奶奶做的菜品和主食有几件是非常独特的,比如说水饺、春饼。这两个特色菜在我年幼甚至后来长大的时候都会要求奶奶做给我吃。奶奶给我做的时候还喜欢看着我开心的吃,那感觉就像自己吃了一样。在我工作以前,我几乎每年都会在同样的时候央求奶奶给我做这两样食物,而且每次都会给我做。这么多年我吃过很多厨师做的食物,也走过了大江南北很多餐馆。奶奶的这两样主食有非常独特的味道,不同于市面上买卖的菜品。
由于种种原因,我上小学的时候有时候是爷爷、奶奶有空的时候接我回家的。我最喜欢的一件事情是回去的时候喝水,奶奶总说我喝水管里的凉水不卫生,所以每次总会给我烧好了热水喝,有时候还会是凉白开。约略我小学六年的生涯里都是如此喝过来的。甚至以后的许多年里我都不适应喝凉水,当然在赤道的时候我还喜欢喝凉水的……
我也特别喜欢看电视,有时候爷爷奶奶会唧唧歪歪我看电视时间太久,不太正常。后来的许多年里,奶奶也不乐意我总看电视,说电视使用时间久了会热,会影响电视的寿命。后来我有很久的时间漂在海上工作的时候,我总会想以往的很多事儿,我觉得奶奶不让我看电视应该是奶奶怕我电视看多了电视产生的辐射伤我眼睛。
她是1924年战争年代出生的人,我幼年起就喜欢问奶奶过去的事情。那些革命战争时期的事情她给我讲了很多,我总是听得津津有味,原因应该是我的好奇与探究引起的吧!
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于锦州市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021♡✰
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