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Beta 下的文章

多少年才会有的有爱的一天

其实我昨天很晚才休息,今天午饭的时候看到满屏幕的星期二,正月二十二,2022年2月22日2点22分。我琢磨了一下,2点22分有两个,还真是好事成双。
说起以后再有这样的日子要等到2122或者2222年了,而且还得是活得够长才能见到那一天。我就是个凡人,成不了神仙,所以这日子遇见我写几个字纪念一下。说起来国人比较信任这个日子而不信任国际的情人节和国内的情人节,大家确实都是俗人啊。
春节的时候,我翻了翻日历,今年2月照旧不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了,年过完了。
最近几天工作室发了个小车的模型,活儿不算急,但是要求精细,我看概念里连杆都没标记加之我还有别的事,没有参与。话说做标准和非标的模型还真心是个细致活儿,马虎不得。
说起车很多人就会联想到开车用的驾照,我听过最有趣的一个事情是考场的一个哥们怎么考都是89分或者88分,科目一就是不能及格。我听了怎么都觉得像以前出海考四小证似的,有个哥们连考两次也不能及格。
看周围的人聊起省考和考研热火朝天,甚至有网报消息一个县区的职位500多人报名。咋没堆5000人去抢一个职位呢?那多带感啊。咱就说县区的职务给多少钱一个月啊?考个焊工证去做焊接到南方大厂一个月差不多也会有一万块钱,还不累。我是没想明白……
马上要三月了,把年过完是这个月的大计划,我想年到今天算是过完了,后面的今年或许还会有很多好玩的事情等着我呢!
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二日于锦州市(两点了,现在民政局肯定很火)

去年看到的科技潮

码字的时候,我在看一部叫《午夜》的韩国电影,里面讲述了很多午夜发生的奇怪事件。算起来都是不幸的,那种沿街按钮报警的设施也是挺厉害的。多年前我从锦州去烟台路过大连,午夜经过大连的时候也被三、四个坏人围堵过。虽然这个世界是有很多事情添堵,但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注意这个世界出现的很多不安全因素。也许科技越发达,蹊跷的事情就越多。
SpaceX在去年获得了大量的发射订单,发射总数某些国家都未必能达到。年底还有一天发射两次的机动。对企业来说这是相当厉害的事。宇宙中的资源比地球上多,至于多多少要看人类怎样开发。3D打印制造技术发展到今天,原生发展能力的制造工程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在宇宙中存在。如果存在,该项目的制造成本与产品产能对比地球的产品肯定不同。
年中我忙完某个考试的时候尝试用十年前我的一个同学说的SolidWorks作图。前几年我也看别人用过,只是我还是没有用这个软件作图。简单的基础建模我用了几次,感觉还不错。我还是用CATIA对比了一下。两个软件的可比性是不同的。
1.CATIA的功能与SolidWorks同样复杂,但是不追究类库的详尽,除非到了运动分析或者有限元分析的层面。
2.CATIA的命令有很多必须要懂得自己做草稿,所以就能分别出使用者的层次。Solidworks是固定命令的操作手法,草稿通用,但要记住大量的操作命令。
3.CATIA与SoliadWorks同样出自达索,他们使用宏语言竟然都是VBA。现在看来VBA如果使用得当,确实是办公中的好帮手。
4.在处理复杂建模图形时,我还是比较习惯的使用CATIA,因为很多快捷方式是当初与达索中国公司高手们学习过的。俗话讲熟能生巧,SolidWorks用好了也是一样的。
达索公司的模式化确实值得赞赏,至少在研究或者实际使用方面这两款软件在处理建造成本和生命周期上起到了作用。我之前问我的同事说要了Tribon M3的部分教程,我确实是拿来看了一篇,只是没有时间去找来小模型锻炼锻炼。据说TRIBON用PYTHON撰写宏来做二次开发。说起PYTHON我想起年底罗振宇时间的朋友的演讲。
今年老罗讲了50多个故事,我看到跨年。罗总也讲了PYTHON,据说某个公司老板让全员员工集体学习使用PYTHON,我琢磨着不写程序的也就是拿来做几个迭代循环完事了。要是找个市场部的员工去用PYTHON给客户现场演绎一场程序深度模式调用、循环、遍历等等,可能是挺没趣的。至少这已经不是销售该做的事了,不过以前我听人说销售会的东西可多了。
今年各大企业造车的势头比任何年代都迅猛,甚至华为已经出了新一代的混动车辆。我对于这种油电混合形式的汽车很中意,但如果真真来讲,至少未来十年还是汽油车、柴油车可以支撑的时代。如果机动车能混动,这意味着汽车的能源使用持续性和延展性得到了更深层次的生命周期处理。假如驾驶者能对自己的车有更好的了解,甚至可以自己简单保养、修理,可以说发动机(Motor)不坏的情况下,汽车的使用寿命得到了更持久的提高。据说现今使用寿命最高的一款车是美国人的一台沃尔沃P1800S,从1966年入手,至今已经开了480万公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相信这样的车可以传宗接代了。
说起电动汽车马斯克的特斯拉当仁不让,这家企业已经完全的把造车变成了时下最主流的事情。甚至我所在的小城市也有很多特斯拉在路上跑。一如很久以前比尔·盖茨所讲,要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电脑。马斯克是不是也想让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拥有一台车呢?
今年我也更新了我电脑硬盘,以前的机械硬盘速度慢,所以我换了两块固态硬盘。我没有买新的,买了两块拆机的。店家有点不给力,换了三次终于给我换成正常的固态硬盘了。使用快五个月了,还好没有出什么大问题。我换完以后就在想我也快被这些电子快餐覆盖了,以前我特别崇尚机械硬盘,因为机械硬盘的持久性比固态要高一些。现在固态发展的版本很多,内核也针对各种存储和系统运行。固态到现在才发展几年啊……
今年啊……贴近生活的我想……移动爬行机器(类似机器狗什么的),低空飞行器,这些产品与人的视觉甚至行为固定的产品会更深入吧……因为好多开源都在更迭这些产品的代码,而制造业多了3D打印。如很多传言般所述的事情一样,AR确实与这些产品融合性大。它们也有可能与穿戴产品融合,形成系统统一化。说到穿戴我之前有说去年单位统计了工作服号码,但是前几天发的时候竟然不是我报的号码,又肥又大,肥了两寸多,高了几厘米。要是稍微大点我还能穿,没想到肥了那么多。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那么肥过,多新鲜。
今年的网络游戏产业发展也比以往更加快速,《暗黑破坏神》是1999年我玩的游戏,昨天官方关闭了移动端的内部付费测试。据说今年会公测,应该说这款游戏是许多70年代,80年代,90年代出生的人的青年回忆。游戏画面比旧时精美了许多……
偶尔还是会去几个牛人的blog看看,他们都在深耕引擎……一个时代的沉淀竟然如此快,有的引擎已经深耕几年了。
二零二二年一月九日于锦州市

墙里墙外

上一次被攻击的时候,我还在海上飘,当时网站整个崩溃了,根本打不开。我及时联系的服务器运营,被攻击了。告诉我大约要三天时间才能再次打开服务器。我记得当时是土耳其的一个组织进行的攻击,当时很多人跑页面里发评论,我其实都没看见,后来看到才觉得奇怪的,满篇都是广告。再后来我关闭的评论,再后来我上了一个算法。
昨天没来由的被限制在墙外了,要立梯子才能看到,我当时就纳闷了,这到底是啥动力啊?把我隔离到国外了。从早上我更新代码到夜晚弄个差不多,其实我想做的都已经开始了,天知道为啥我更新了才会被封到国外。与运营折腾了好久,早上正常了。
其实我的站已经立了至少有8年了,忙了这么多年,写的东西不多,但都是我的个人经历。我也没吹着说,也没贬着说。说白了就是想留点什么,至少人生还不是残缺的。以后我得定期存数据了,很害怕哪天数据一起被攻击给吃了。
刚才听《Hotel California》想起了很多有趣的事情,这首歌很多年了。你无法想象很多年的歌曲会有什么故事,它被很多人传唱自然会有很多故事。我也是挺喜欢沿着自己喜欢的旅程出去走走,可这个世界现在变了啊,竟然有了难以覆灭传染病。要是现在外面没有危险该多好,多少美丽的旅程都没了。
现在这个世界与以前不同了,我也不好写出来,要写也是几年后或者更久的时间以后。一如技术一样十年的周期里注定会有变数,不变的是什么呢?肯定是人啊。“元宇宙”这么好的技术今年年初就出来了,我才知道,闭关的好处嘛!我一直在想与物联网有啥本质区别,仔细琢磨了一下,应该是把区块链融合进去了,但还有不同吧。我开始看还以为二次元呢!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今天是传说中的光棍节(笑),光着的也不用害怕,其实就是11月11日,别人嘴里的卖点而已)

我的第一份工作(十七)

火卫二(Deimos)海洋太空港据说要在2022年应用,它算得上与奥德赛(Odyssey )海上发射平台是同类型的海洋平台。其实半潜平台就其稳定性来说可以有更多类型的发展形式,海上发射平台就是一种。如果称之为太空港,我想火箭或者称之为太空飞行器的设备一定要能重复使用,这样太空港可以起到补充燃料、港口维修、填充补给的目的。
半潜平台有很多种类型,SSCV218是公司立项后重点发展的半潜起重生活平台。生活平台与钻井平台唯一最大的不同点是钻井平台拥有整块月池(moonpool)区域。
月池是钻井平台最复杂的地带,月池包括的所有液压系统、导向系统、立管、冷却水管甚至普通的泥浆管路,它们内部运行的压力通常管路是不可能达到的。我记得第一个月实习上班的时候就看到钻井区域的某一段管路达到了150Mpa的压力标注,而且还有同事向我们讲解过,假如类似的压力管路有针眼大小的损坏,喷射出的压力足可以刺穿一个人。
月池区域是所有钻井工人的梦魇,他们虽然乐此不疲的在钻井区域忙碌,但是地底的压力是不均衡的,地壳一个小小的迁移或者挤压,都可能造成石油层面的压力变化,从而让大多数。很多时候都要拜物探船对地质做周密的勘探工作才能进行后期的钻井工作。
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我不止一次与我家里人或者我的友人聊过。2010年的夏天吧。我例行去船上查看图纸建造的进度,并且有更改设计的地方我也要去现场亲自测量。交船走的时候,很多地方是竣工的图纸,尺寸多数时候一定要量一下的,确保无误。做布置设计有时候就是要对这些碎支末节的事情处理,虽然得不到领导的赞赏,但是为了长久的建造档案,还是无愧于心比较好。
当时我从主甲板走过去,刚好有一个拿着角磨机干活的师傅在那里对一段壁厚接近3厘米的管路打磨。对,我没看错,大约就是3厘米厚度,可能更厚。以前我并没有对类似管路的安装工程所需的成本有什么异议,但是那一次我忽然就脱口而出问了一个我都觉得奇怪的问题,我说大叔这段管路切这一下是不是特别贵啊?(当时现场工作是计件算的。)干活的师傅工作的时候头也没抬就答,切一个坡口一万吧!
我当时心里挺纳闷的,这么一个切口竟然价值万金。在2010年的时候,金融危机已经促使大量金融体系处于崩溃和重组的边缘。不过反过来想想,那么厚的管路承压能力注定是相当多的,一分钱一分货。
半潜钻井平台仅仅一段管子就已经超越的浮筒、立柱和上甲板大部分设备和管路的单一价值,可见月池区域是寸土寸金的利器。也可以说半潜钻井平台月池区域的钻井设备比固定钻井平台月池区域的钻井设备要高端一些,更贵一些。
现在国内钻井业务多数是以中石油为主,所有的钻井师傅的证件多数也是中石油考核。在2010年的船舶建造与海洋工程周期里,我所见的多数钻井平台和钻井船都是以可控的月池为主的固井方式。当然,月池区域最重要的物件还是BOP,没有BOP是很可怕的。

写到这儿吧,后面还会继续。

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于锦州市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
0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