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奶奶 下的文章

她叫王秀芹(7)

我从来没有从内心里怀疑过奶奶的处事方式,不过在我毕业后她却还是喜欢像小时候一般对我百般嘱托。我对她的唠叨很是反感,年轻人总是喜欢依自己的路子做事,所以总是会有出格的事情从我们之间的对话间产生不愉快。只是在她卧床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过任何拌嘴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长我三代人的老人会把隔代的代沟完整的让我体会。前几年我确是有时间,我想了很多这方面的事情,有时候想想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过去的时间里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她会一如既往的与家里的人拌嘴。我当时年纪也不大,所以我就算一知半解也不会记挂在心里,全当做老年人的疑心病,后来我还是在前几年琢磨事儿的时候觉得她似乎在说很多事情对她是不公平的。可到最后我也没想出她到底是怎么想的,甚至家里的人也没有提及。
我记得她卧床第一年我买了瓶纯水果饮料,我喂给她喝,她说不好喝,但是我仍旧记得她是喜欢吃类似口味的水果。类似这样的回答持续了很多年,我也有一直回味这些奇怪的答案,这种回答即便我从中国的南边再走到北边也没有再听过,因为这话可不是我一个小屁孩儿就能定论的,如果她不是奶奶又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呢?
时代一直在进化,我每一次回到老房子里都会觉得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的我是个天真的小孩儿,还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而今我与别人说上一句话就能知道后面大概的话柄,甚至我都懒得去与一些乏味的话辩解。高端一点说我是高冷。其实还是有些事看得多了,懒得说了。
我还是相信奶奶的一生只是个故事,而不是长在我记忆里的阴霾。2021年的前三个季度已经没了,今天也刚好是国庆假期的第六天,我想她的事情就写到这儿吧。以后如果我还能想起更多的有趣的与她之间的事情我还会再写,因为亲人是一辈子不能割舍的!
1924.11.05-2021.06.06 03:20 奶奶在我认识的亲戚中,活得是最久的,我很欣慰。

二零二一年十月六日

她叫王秀芹(4)

旧时老人有三大件,我比较好奇。没事问我妈,她说三大件是缝纫机、自行车、还有手表或者是钟。我没事查了一下,原来三大件没有钟,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一直是缝纫机、自行车和手表。即便我没生活在那个年代,可八十年代的电视、洗衣机和冰箱爷爷、奶奶倒是制备齐全了。
以往奶奶每天忙来忙去最多的时候所使用的物件就是缝纫机,我一直不明白她忙了那么久的针线活儿为了什么,因为以我幼年的思维去咀嚼当时的事情,我觉得这样的功夫都是白搭。她做针线活儿与做饭是同样执著的,她经常戴着老花镜一言不发皱着眉头,绞尽脑汁的做事。我小的时候,她就那么认真。几乎每一针一线均是细致入微的扎进去再穿出来。我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只是人她老人家看不清楚针孔我就会帮着穿个线。通常她用的针比较细,我年幼的时候认为针很大,后来长大了发现我的手拿着这么小的针比例是差了许多。
爷爷奶奶买的缝纫机放在北屋里,牌子是钻石的牌子。我随便查了一下,竟然是能收藏的古董级。奶奶做事认真到令人无语,她用缝纫机就会一直用,从来不会坐在椅子上看风景。我年幼的时候倒是没事坐在椅子上看她做事,奶奶用缝纫机的熟练度超过任何人。她的操作水平简直比机器的还精准。后来我长大了也喜欢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看她用缝纫机,我有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
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再到走出城市去上学,再到上班。即便是80多岁的时候,她依旧有空的时候使用缝纫机。可以说这部机器是我认识她这几十年除了灶台必不可少的事情。在这么多年的时光里,我有空的时候会想,她做了这么多的手工活为了啥呀!很多退休的老人多数都不会再工作了,而是能休息就休息的!
至今家里的柜子里还有她给我做的几双鞋垫,我一直没有用。其实人生有很多开心的事情可以去做,她做的开心或者不开心其实我也不清楚我能不能懂,但是她做事从来都是认真的。不得不说在上世纪20年代或者30年代出生的人,有着一股子令人佩服的能力。以我这么多年的所见所闻,多的还是日积月累的经验。
虽然这部缝纫机已经放在屋子里很久了,但是它的影响力仍旧是这个房间里必不可少的。对于我来说,它见证了奶奶手工活的厉害呀!

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五日

她叫王秀芹(2)

年幼的时候我喜欢玩街机,我记得那时候喜欢玩一种叫名将的街机游戏。小孩子做事,多数会随着大人的性子。那个年代,称之为九十年代。小孩子玩街机都会在游戏厅。自然长辈会喜欢自家的孩子学习好、有良知、有教养。基本阐述的观点就是如何为人,假如小孩子无法做到,家长自会有一番说法。
我记得当时我用零花钱买了很多游戏厅的游戏币,后来被奶奶和爷爷发现了找回来责怪过很多次。虽然多年以后我发现我是一个对屏幕里的虚拟世界有着特殊感受的一类人,但我至今也不清楚当时为何会对分辨率低到全是锯齿的游戏有那么多的青睐。后来我发现其实是奶奶发现我玩游戏机的时候多一些,但她不会去叫我出来,而是叫爷爷大老远的把我拽出去。我当时的心境是一百二十个不乐意,但是不乐意又能怎样呢?还是要跟着家长回家吧!
前几年我有时间面朝大海的思考生活,我也不清楚我哪条脑筋出了问题,不过在春暖花开的的境遇时我还是会思量一下过去那么多的悲伤与欢乐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有时候我想到这儿的时候还是挺羡慕那些信仰西方教会的人,他们可以忏悔,可以把心里的愁事说给神父。
说起来奶奶对我玩游戏是特别不赞同的,坚决制止以后我至少有几年没有去玩街机。其实玩街机对我来说就是个乐子,我也玩不明白,经常一个关卡就会浪费掉别人通关用的游戏币。我当时就觉得我是挺笨拙的。
用我的世界看奶奶的时候,我总会发现她对于娱乐只限于老人玩的牌,那种牌手感像塑料,类似于川牌,又有所分别。我虽然年幼,但日积月累竟然也学会了怎么玩。上个世纪我无聊的时候就会与两个老人在屋里玩牌,我自然玩的是最差的。现在即便让我拿起那样的塑料牌我也不会玩了……所以我认识到记忆总是会慢慢消逝。
玩牌会增加很多乐趣,但是后来我发现爷爷奶奶并不喜欢跟我玩牌,我想应该是我的牌技特别的烂,多年后我再怎么想玩牌这事儿肯定是有梗的。可能我还是小孩子吧,跟我玩牌就是逗我开心。

二零二一年八月五日于锦州市

她叫王秀芹(1)

这次我想码字的时候,我犹豫了好几个小时。我的本意是留下记忆给这位我记忆中有趣的亲人,以免我以后会因为更多的数据而再一次忘记很多不应该忘记的事情。当然名字不必隐瞒,因为已经是故去的人。
我记忆中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会有人时常抱着我,其中就有我的奶奶。她会给我选择合适的时候给我揉鼻子,我想应该是我的鼻子长得不好看得揉一揉保持挺拔(笑)。我当时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触,只会用宝宝深邃的瞳孔面对周围的人,所以这档子事儿我是记忆犹新的。
我能说话的时候儿起,奶奶就是个忙碌不停的人。每次我在她的灶台边看她做饭的时候,她总是说我别忙忙叨叨,嫌弃我影响她做饭。我的顽皮性格还喜欢唧唧歪歪,每次都会问东问西。结果是我的奶奶就会在做饭的时候说我的不是,而且特别严厉。
奶奶做的菜品和主食有几件是非常独特的,比如说水饺、春饼。这两个特色菜在我年幼甚至后来长大的时候都会要求奶奶做给我吃。奶奶给我做的时候还喜欢看着我开心的吃,那感觉就像自己吃了一样。在我工作以前,我几乎每年都会在同样的时候央求奶奶给我做这两样食物,而且每次都会给我做。这么多年我吃过很多厨师做的食物,也走过了大江南北很多餐馆。奶奶的这两样主食有非常独特的味道,不同于市面上买卖的菜品。
由于种种原因,我上小学的时候有时候是爷爷、奶奶有空的时候接我回家的。我最喜欢的一件事情是回去的时候喝水,奶奶总说我喝水管里的凉水不卫生,所以每次总会给我烧好了热水喝,有时候还会是凉白开。约略我小学六年的生涯里都是如此喝过来的。甚至以后的许多年里我都不适应喝凉水,当然在赤道的时候我还喜欢喝凉水的……
我也特别喜欢看电视,有时候爷爷奶奶会唧唧歪歪我看电视时间太久,不太正常。后来的许多年里,奶奶也不乐意我总看电视,说电视使用时间久了会热,会影响电视的寿命。后来我有很久的时间漂在海上工作的时候,我总会想以往的很多事儿,我觉得奶奶不让我看电视应该是奶奶怕我电视看多了电视产生的辐射伤我眼睛。
她是1924年战争年代出生的人,我幼年起就喜欢问奶奶过去的事情。那些革命战争时期的事情她给我讲了很多,我总是听得津津有味,原因应该是我的好奇与探究引起的吧!
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于锦州市

  • 文章
  • 评论
  • 分类
  • 归档
  • 外链




♪2021♡✰
美满